01

 

兩人一如往常的打鬧。

 

先是李秉憲趁自己發呆打了自己一下,後知後覺的回頭,那人早就不在身後,但或許是因為腿短,李秉憲也沒來得及繞回位置上。

 

而那人似乎也不怕自己發現,還露出初丁般的笑容。

 

「呀!過來,你給我過來!」對著李秉憲,安丹尼爾知道攝影機還在拍著,自然也不敢露出什麽凶狠表情,但卻還是伸出手指意示對方過來。

 

而李秉憲絲毫不懼怕,就這樣走到安丹尼爾身旁。

 

見李秉憲靠近,安丹尼爾一把抓住李秉憲的手,報復似的打了一拳。

 

「幹麽這樣啊?!攝影機也在拍,放送也還沒結束。」忍不住抱怨了一聲,不料那人先是裝乖巧,隨後趁著自己沒防備,又打了自己的頭一下。

 

雖然腿短,但逃跑的速度倒是挺快的,而邊逃跑李秉憲還不忘發出笑聲。

 

坐下時還不忘挑釁的對安丹尼爾露出笑容,而安丹尼爾看了一下鏡頭,仔細想想反正平常兩人都常常打打鬧鬧,被拍到好像也不會怎麼樣,於是拿起了寶特瓶就作勢丟過去。

 

不料崔鐘顯竟然選擇站在李秉憲那邊,早已伸長了身子護著李秉憲。

 

李秉憲仗著有崔鐘顯當肉盾,更加放肆的招手,彷彿是在說:「有種就丟過來啊,笨蛋。」

 

哼,就這麽護著李秉憲,你這隻成天跟我唱反調的熊!

 

可惡,真想直接過去跟李秉憲大戰一番。

 

冷靜,安丹尼爾冷靜,這是放送,這有攝影機在拍的。

 

安丹尼爾一邊在心裡安撫自己的情緒,一邊扶著額頭嘆氣。

 

為什麽這人總能讓自己瀕臨失控呢?

 

就在安丹尼爾安撫自己情緒的瞬間,李秉憲又得寸進尺的跑過來胡打一陣,打完又再度邁開短腿跑回自己的位置。

 

安丹尼爾再度向李秉憲招手,李秉憲玩心大起,肆無忌憚的跑向安丹尼爾,在李秉憲正要朝安丹尼爾打下去時,那人轉身背對鏡頭。

 

用極為嚴肅的表情盯著自己說:「哥,你這樣無緣無故打人我真的會生氣喔!」

 

李秉憲凝視了安丹尼爾幾秒,收起笑容伸出手說:「哥錯了,握個手和好吧!」

 

安丹尼爾看李秉憲有幾分誠意,便伸出手。不料李秉憲趁機又打了自己的頭一下,邊逃跑還邊笑著說:「哈哈哈,被騙了,被騙了。」

 

「呀!」再也控制不了怒氣,安丹尼爾怒吼了一聲。

 

這人到底可以多幼稚啊!

 

在自己正氣到最高點的時候,「砰」的一聲,眼前的李秉憲竟然沒做好椅子跌了下去。

 

爆笑聲充斥在整間放送室,所有人都嘲笑著李秉憲。

 

李秉憲也只能尷尬的坐在椅子上,裝鎮定。

 

在兩人對到眼的瞬間,安丹尼爾扮起鬼臉。

 

活該!

 

 

 

 

兩人一直都是以這種方式相處著,嚴格來說,整個TEEN TOP都是以打鬧的方式來相處。

 

從一開始當練習生,每個人都還是小鬼的年紀相處到現在,打打鬧鬧像是必須。

 

但自己與秉憲哥,好像真有點不一樣。

 

是哪裡不一樣,安丹尼爾也說不上來,就只覺得有時會想親近秉憲哥,有時又會退開。

 

畢竟那人的腦袋跟一般人似乎不太一樣,有時常常會做一些讓自己不知道該怎麽辦的行為。

 

像之前的FANMEETING,李秉憲總是要挽著安丹尼爾的手,雙眼視線緊盯著安丹尼爾,讓安丹尼爾整個不自在,理當甩開李秉憲的手。

 

但李秉憲展現的十足的意志力,挽住了就是死不放手,簡直讓安丹尼爾快氣絕。 

 

罷了,這麼愛挽,就大家一起挽! 

 

安丹尼爾一把挽起一旁劉昌炫的手,劉昌炫也只是看了自己一眼,沒啥反應。 

 

反倒是李秉憲竟然放手了,果然沒了新鮮感,這人就會放棄。就在自己稍稍得意的同時,不料李秉憲一把抓起自己的手,兩人手心對手心,就這樣十指交握了!那人還得意地向前比出剪刀手,還不忘得意的衝著自己笑。 

 

「呀!你在幹嘛啊?」匆忙甩開那緊握的手,安丹尼爾有些驚慌,但礙於鏡頭在拍,自己也強迫著自己冷靜些。 

 

「沒有啊,就握一下手嘛。」李秉憲自然說的雲淡風輕,但安丹尼爾早感受到那視線的灼熱,以及那人眼裡的一絲情緒。 

 

似乎有些不高興,而十指交握的行為,倒有幾分像是在警告自己。 

 

告誡著自己,不該與劉昌炫親近。 

 

既使後來李秉憲拍著自己的背,說著沒關係之類的話,但光是兩人眼神相交的一瞬間,安丹尼爾就感受到對方不悅的情緒。

 

而那天回宿舍之後,李秉憲除了在有鏡頭的地方,就再也沒有跟自己說話,也沒有任何肢體接觸,莫約過了一星期,一切才又恢復正常。

 

對於此,安丹尼爾並沒有太在意,畢竟兩人總是吵吵鬧鬧,自己又常常不把李秉憲當哥看,雖說會叫聲『秉憲哥』,但那多半都是在鏡頭前。

 

雖然說著不在意,但安丹尼爾始終把這些片段記在心裡。要說為什麼,恐怕連安丹尼爾自己也說不清。

 

從還是練習生認識李秉憲開始,這人就常常往自己底線踩,個人主義旺盛,讓自己十分不痛快。當然他也和其他練習生小有摩擦,但不知道為什麼,大家後來也就漸漸習慣,甚至開始與他聊天。

 

而自己則是默默坐在一旁,聽著李秉憲說了那些為了夢想,不顧一切的故事。

 

 

或許,當初沒有多了一絲好奇坐在一旁聽。

 

 

兩人的關係,就不會是現在這樣了。

 

 

而人生,總沒這麼多或許。

 

 

 

TBC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