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

 

安丹尼爾依稀記得,崔鐘顯才是那個和李秉憲感情好的人,就像是個愛撒嬌的弟弟,總是粘著李秉憲。

 

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,先別說崔鐘顯總是誠心誠意叫著『秉憲哥』,光是當時那白嫩的饅頭笑臉,誰都會想疼愛崔鐘顯的。

 

更別說當時那孩子還只是個小小國中生,連自己一個人睡都不敢。

 

雖然自己只不過大他一年,但那孩子總會激起身邊人對他的疼愛,這點跟劉昌炫那孩子又有些不同。

 

扯遠了,總之李秉憲粘著自己,就是件詭異的事。

 

明明跟他最不合的就是自己,從練習生時期開始,兩人好幾次都要打起來了。出道後爭執也沒少過,如果不是燦熺哥總出來圓場,或許上節目時兩人臉上會青一塊、紫一塊的也說不定。

 

抓著自己的頭髮,安丹尼爾窩在客廳的沙發上,說是在看電視,還不如說是在發呆。

 

電視正撥放著重播的音樂節目,崔鐘顯盯著電視螢幕,模仿著其他回歸團體的舞蹈。

 

燦熺哥不知道在和誰傳簡訊,旻洙哥正在打瞌睡,劉昌炫則是不斷來回張望崔鐘顯和電視螢幕,試圖找出崔鐘顯的差錯。

 

李秉憲呢?

 

「燦熺哥,李秉憲呢?」

 

「他啊,好像去錄音室了吧。」思考了一下,李燦熺不確定的回答。

 

看了牆上的掛鐘一眼,時間已經超過十一點了。

 

明天一早還要去練習室練舞呢…

 

「我出門一下。」拿起外套,安丹尼爾簡單套上,便走出宿舍。

 

「很關心秉憲呢,連錄音室不近都忘了。」李燦熺很隨意地開口,但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手機世界。

 

「哥明明就有車,為什麼不親自載Neil哥去呢?」崔鐘顯停下舞步,擠到了劉昌炫身邊,好奇的問。

 

「受人之託囉。」李燦熙不禁莞爾,按下Kakao Talk的發送鍵。
 
『已經出門了。』
 
 
 
 
 
 
「呀,李秉憲!」直接打開錄音室的門,安丹尼爾有些不爽的。
 
走出宿舍後,安丹尼爾才發現自己一心想要叫李秉憲回宿舍,連錄音室離宿舍有點距離都忘了。
 
但如果立刻回頭叫燦熺哥載自己過去,不就擺明讓所有團員知道自己在擔心李秉憲嗎?
 
思及此,安丹尼爾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走向錄音室。
 
眼前的人就這樣趴著睡著了,竟然連自己粗魯的開門聲都可以忽略,想必是陷入熟睡。
 
但安丹尼爾沒想到另一個可能性,裝睡。
 
拉開一旁的椅子,安丹尼爾沒有立即叫醒李秉憲,就只是盯著李秉憲發呆。
 
認識李秉憲早超過了三年,安丹尼爾不得不承認這人真的長得好看。
 
雖然李秉憲說過一開始回韓國,去別家經紀公司面試時,被要求貼上雙眼皮貼,但在最後還是被淘汰了,這讓他很受傷,一度還想去做雙眼皮手術。
 
任憑現在李秉憲的過度自我感覺良好,讓人很難與三年前那個眼神充滿受傷的沒自信小子做聯想,但就因為親眼見過,安丹尼爾才會放在心上。
 
 
那時所有人練習室裡圍著李秉憲,坐成一個半圓,而安丹尼爾則是默默的坐在半圓外,抱著自己的腿,噘著嘴聽著李秉憲為了實現夢想,做的每件事。
 
先是趁著假期,騙爸爸只是單純想回韓國玩,李秉憲就這樣順利的回國了。一回國李秉憲就啟動了自己早在美國收集好面試資料情報網,將每天都安排了滿滿的面試活動,而沒面試的時候,則是在家練習RAP及鋼琴。
 
因緣際會下,參加了一家大公司的面試,李秉憲早知道自己不擅長唱歌,反而在RAP方面比較有天賦,所以也只練了RAP,不料面試人員卻叫他唱歌,當下李秉憲的腦袋一片空白,而想到的旋律,就只有韓國國歌。
 
就這樣硬著頭皮,李秉憲唱完了國歌。
 
但那個當下,心中的委屈,是言語無法表達的。
 
後來還被要求貼上雙眼皮貼。李秉憲說,當時自己在廁所猶豫了很久,想過要不要乾脆走人,但卻還是屈服了,畢竟那是家大公司,這是個機會,為何不試試?
 
如果成功了,李秉憲自然不會出現在練習室,所以結果想必是失敗了。但那對李秉憲造成了很大的影響,每當照鏡子,李秉憲都會不自覺的皺眉,思考著如果做了雙眼皮手術,會不會好一些。
 
既使通過了TOP Media的面試,這份疑慮都沒有消逝過。
 
安丹尼爾還記得當時李秉憲的表情,淡淡的,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,但黑色的瞳仁中卻有藏不住的悲傷,及失望。
 
圍繞在李秉憲身邊的所有練習生,都愣著不知該接什麼話。畢竟一不小心,只會讓眼前的少年傷的更重。
 
「你本來就沒有很帥,做了雙眼皮可以變得多帥?經紀公司這麼多,既然你不是他旗下的藝人,那堅持他說的雙眼皮做什麼?Andy哥可沒叫你動手術,你做什麼手術去?」而打破沉默的,正是安丹尼爾。
 
其實安丹尼爾根本沒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,甚至沒看到李秉憲那震驚的神情及目光,在震驚過後而浮現的笑意,更是沒人發現。
 
「這樣好了!我們所有人都不能做手術!做手術的,到時候就要退團!」一向鬼靈精怪的劉昌炫笑著說。
 
那時練習室充滿著笑聲,所有人都像是找到了更加堅信自己道路的準則,真心地露出笑容。
 
 
 
 
 
 
「還真是萬幸,沒真的去動刀。」輕輕撫上李秉憲闔上的眼,安丹尼爾感嘆著。
 
「嗯…」安丹尼爾的觸碰,讓李秉憲皺了皺眉頭,隨即張開眼。
 
這傢伙可是有起床氣啊,安丹尼爾赫然發現自己處於一個極度危險的狀態,求生本能讓他快速的起身,極盡所能地想離李秉憲遠一點。
 
但沒想到剛睡醒的李秉憲手腳更快,一把抓住安丹尼爾,將頭枕在那人的肚子上。
 
「李秉憲,你在幹嘛啊?!」安丹尼爾試圖掙脫那人的魔爪,沒想到那人根本就是死命的抱住自己。
 
「你現在是在吵我睡覺嗎?」比以往還要在低啞的嗓音,讓安丹尼爾感到背後一股涼意。
 
嘖,這人還沒醒…
 
如果現在亂動,應該會被打死……
 
李秉憲用瞇成一條線的眼睛,看著眼前的安丹尼爾。

很好,沒有亂動了!
 
再度將頭枕在安丹尼爾那因為近日健身,而越來越有硬度的肚子上,吸取著那人身上與自己一樣的淡淡香氣。
 
本來只是裝睡,而現在,倒真的有點想睡了。
 
他還記得那天安丹尼爾說的話,以及那彆扭的表情。還有聽了劉昌炫孩子氣的話語,捧著肚子哈哈大笑的傻勁。
 
這一記,便無法忘懷。若是沒有這人,自己或許會一直消沉下去。就算他的脾氣不比自己好到哪去,就算兩人常常起爭執,但都絲毫沒有削減李秉憲的情感。
 
 
 
究竟是愛上那人說話的彆扭,還是那開朗的笑容?
 
 
說真的,好像沒這麼重要。
 
 
重要的是,現在的自己,與他這麼近。
 
 
TBC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