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

 

Neil啊,別生氣嘛~哥幫你按一下腿,好不好?」李秉憲百般諂媚的靠近安丹尼爾,而後者則是板著一張臉,但也沒有遠離的意思。

 

正確來說,以現在雙腿發麻的情形,安丹尼爾就算是想動也動不了。

 

「哥是流氓嗎?說啊,是流氓嗎?」不是安丹尼爾愛生氣,要不是因為李秉憲想睡時的殘暴性格,自己也不會乖乖的,一動也不動的站了40分鐘,站到腿都麻了。

 

「我不知道你這麼怕我,平常還不是打打鬧鬧的,誰知道你會這麼聽話。」說話的語氣多了一點委屈,李秉憲還不忘扁扁嘴,稍稍的撒一下嬌。

 

將安丹尼爾的腿放在自己腿上,李秉憲輕按著,手勁不會太重,也確實的幫助安丹尼爾解決不適。

 

「能不聽話嗎?哥不知道自己在想睡的時候是沒有道德標準的嗎?」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,安丹尼爾講話的音量來越來越大聲。

 

「好嘛~哥錯了,等等請你吃宵夜好不好。」李秉憲繼續討好,沒辦法,這個獅子男的脾氣自己又不是不知道。

 

在螢光幕下或許是自己的脾氣看來暴躁,容易生氣又不時毆打弟弟們,而與自己最多磨擦的安丹尼爾,總是很可憐的承受一切。

 

但現實上呢?最常炸毛的還不是安丹尼爾。

 

自己反而是那個最先低頭的人,每每都是如此。無論是意見不合還是互相鬥嘴,最後都是自己厚著臉皮去跟對方和好。

 

就算今天是安丹尼爾踩了自己的地雷,讓自己不快,結果還不是自己在演著獨腳戲,生著悶氣。對於安丹尼爾來說,根本不痛不癢,痛苦的總是自己,一方面氣安丹尼爾的不在乎,一方面又鄙視自己什麼都以安丹尼爾為重。

 

或許就像大家常說的,先喜歡上的那個人就輸了。

 

但沒辦法啊,喜歡上了就是喜歡上了。既使兩人的關係停滯不前,能以團員的身分待在對方身邊,或許就是個奢侈的幸福。

 

「現在這個時間也只能去便利商店買東西……」腿上的不適漸漸消減,安丹尼爾雖然沒有方才的氣焰盛,但語氣依然透漏著不滿。

 

「今天先去便利商店買一些零食,然後記著我欠你一餐,行了吧?」默默地嘆了一口氣,李秉憲再度的鄙視自己。

 

「那快走吧~」像是計謀得逞一般,安丹尼爾得意的笑著。

 

「你啊,別太囂張了。」李秉憲有些警告意味的說著,語畢還不忘在安丹尼爾的小腿掐上一把。

 

「呀,譴責暴力!」像是反射動作,安丹尼爾迅速地收回雙腳在胸前,還不忘輕撫方才被掐的小腿,表情說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。

 

然而這樣的動作,在李秉憲看來,簡直可愛的沒話說。

 

 

罷了,就這樣待在他身邊吧…

 

 

這樣,就足夠了。

 

 

舉起手,李秉憲就是往安丹尼爾後腦一壓,擺出以往的架子:「搞清楚誰是哥!好了就快走。」

 

「年紀大就可以欺負弟弟嗎?」

 

「說什麼欺負,這可是愛的表現。」

 

「李秉憲我看你根本就心理扭曲吧!」

 

「你說平語啊?小子,我可是哥,你找死嗎?」

 

「又打頭,再打我就跟昌炫一樣了啦!」

 

一如往常,『安定』這個名詞與兩人絕緣,只要兩人湊在一起,不是無關緊要的鬥嘴,就是分不清楚到底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打鬧親暱。

 

 

是那樣的接近…

 

 

是那樣的遙遠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不要跟我說你想喝那一大瓶。」當自己裝了整籃的零食,卻不見李秉憲身影時,安丹尼爾就覺得事有蹊蹺。

 

果真,李秉憲正抱著一大瓶牛奶站在收銀檯等著自己。

 

「不然我分你四分之一。」李秉憲死命地抱著牛奶,誓死捍衛自己喝牛奶的權力。

 

而安丹尼爾則是放下零食,開始搶奪李秉憲懷裡的家庭號加量不加價3公升牛奶,當然在搶奪的同時,他根本忘了今天是誰在付錢。

 

「你瘋了嗎?3公升是要喝到什麼時候啊!」該死的,李秉憲沒長幾公分的力氣倒是不小。

 

「不是說了分你四分之一了嗎?」感覺懷中的牛奶就要被抽走,李秉憲乾脆心一狠,用頭把安丹尼爾撞開。

 

「呀!不要因為以前喝的少,現在就想要一次補回來。」身高已經幾年都沒變動了,現在才和牛奶有什麼用?

 

「不管,今天付錢的是我。我!要!買!」

 

「我說 不!准!買!」

 

兩人無止盡的幼稚吵架眼看就要重出江湖,此時一旁卻傳來兩人最熟悉的聲音:「你們兩個……可以不要這樣嗎?這裡是公眾場合,幫TEEN TOP做好形象管理,也替自己留點面子。」

 

不知何時出現的李燦熺,正用無奈的語氣制止兩人。

 

安丹尼爾出門也有段時間了,雖然李秉憲有傳Kakao Talk告訴自己兩人會先到宿舍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些零食。但時間也過太久了,基於擔心那兩人的立場,李燦熺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出宿舍。

 

當自己走到便利商店門口,眼前的畫面似乎沒有給李燦熺很大的衝擊,畢竟大家都一起走過這麼多日子,這兩個笨蛋什麼蠢事沒做過。

 

會出聲制止,也只是因為值班的男店員快要按下警報鈴叫警察了。

 

如果這樣鬧上新聞,就真的不是開玩笑的了。

 

「還不是他!」兩人同時伸出右手用食指指向對方。

 

「不要再吵了!我先回宿舍,五分鐘之內你們沒到宿舍,就不用回來了。」見兩人只是在為了牛奶吵架延誤了時間,李燦熺也不想繼續待在這丟人現眼,丟下一句警告,就頭也不回的走出便利商店。

 

「有鑰匙還怕進不去嗎?」李秉憲將手伸進口袋,一臉不在乎的說。

 

「是啊,不過燦熺哥就是這樣,喜歡給予指教。」雙手環胸,安丹尼爾自知沒有帶鑰匙,索性就連找都不找。

 

而李秉憲則是先掏了外套口袋,接著是褲子口袋,臉色越來越不對勁。

 

「Niel啊,我們還是全買吧,只剩三分鐘了。」

 

「呀!為什麼出門不帶鑰匙啊!」

 

「你自己還不是一樣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鐘顯啊,我們不去勸一下燦熺哥嗎?他在門外站了30分鐘耶…」拉拉身旁人的衣角,劉昌炫略顯不安的說。

 

「我覺得我們還是見機行事好了,你沒看到燦熺哥頭上都冒煙了嗎?」李燦熺的身邊彷彿有一股黑色的氣息,依自己的求生本能,崔鐘顯試著打消劉昌炫天真的念頭。

 

 

「呀!我說你們,我不是說五分鐘嗎?你們……」看到那兩人從電梯走出,李燦熺雖然沒有扯開嗓門,卻也開始咄咄逼人,但話還沒說完,便發現了兩個人的異狀。

 

安丹尼爾板著臉拿著採買完的東西走在前頭,而李秉憲則是低著頭似乎在掩飾著什麼。

 

「燦熺哥,我今天跟你換房睡可以嗎?」停在門前,良久安丹尼爾才吐出一句話。

 

「可以是可以,但怎麼這麼突然?」李燦熺的火氣頓時消失無蹤,現在他擔心的無非就是這兩人之間到底怎麼了。

 

「我累了,想洗完澡就睡了,之後再和哥解釋。」不等李燦熺問下一句,安丹尼爾便側身走進宿舍。

 

而李秉憲依然低著頭,站在電梯門外。

 

「秉憲啊…」

 

「我沒事。」

 

 

沒事的…

 

 

最糟,也不過如此。

 

 

只是心裡還是無可救藥的期盼著。

 

 

而這份期盼,終究只會帶給自己更大的傷害。

 

 

 

 

TBC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