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在乎,所以害怕失去。


因為愛你,所以我會克服恐懼。

 

只要,你不放手。

 

 





車善玗在生悶氣。

 

他已經一星期不跟自己說話了。

 

自從開完刀季征桓就被下達不能跳舞的禁令,因為宣傳期已過,所以對於季征桓來說是個好好休養的機會。比起B.A.P在宣傳期開始前受傷的金力燦,季征桓真的覺得自己超幸運。

 

說真的,這只是個簡單的手術,對於生活方面實在沒有什麼太大的困擾。

 

只是眼看台灣的ShowCase就要到了,自己的腳傷還真有些困擾。所以在複診時還特別請問一下醫生,可不可以稍稍跳個舞。當然,車善玗不在場,如果被他聽到,恐怕他會鬧革命了吧!

 

其實在季征桓看來,這是種過度保護,自從出院回宿舍開始,車善玗根本就當自己是廢人,這個不行、那個不准,搞得自己都想掐著他的脖子告訴他,我不是廢人好嗎?!

 

然而每每對上他那充滿擔心的眼光,自己就不忍心將話說出口。雖然車善玗沒有改變以往愛損季征桓的習慣,但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,自從季征桓受傷以來,他收斂了許多。

 

「季燦多你來這裡幹麼?」季征桓一走進練習室,不巧就被車善玗看到。

 

「這裡是練習室,當然是來練習啊!」回的理所當然,但其實季征桓很緊張。

 

經紀人哥哥,你為什麼不快點說話!車善玗快把我瞪出兩個洞了!

 

「練習?」不只車善玗提出疑問,其他團員也慢慢的靠近。

 

「台灣的ShowCase快到了,剛剛去醫院複診,征桓就有問醫生可以跳舞了嗎?醫生的意思是說,征桓最好還是靜養,但如果是小小的舞蹈動作,對膝蓋室不會有太多影響的。社長知道了,就決定讓你們的舞再排過,穿插一點簡單的擺動給征桓跳。」經紀人哥哥!不是說好要說是社長要我問的嗎?

 

偷偷的看車善玗一眼,只見對方沒有太大的情緒反應,只是直直地看著自己。接著嘆了一口氣,便轉身面向鏡子,跳著一些特定的舞蹈動作。

 

在那之後,車善玗就開始不理季征桓了。

 

本來早上都要季征桓在一旁搖了老半天才起床的人,現在竟然是每天最早起床的。每次吃飯時間總坐在季征桓旁邊的人,現在竟然都挑離季征桓最遠的位置坐。別說季征桓不習慣,連其他成員都覺得渾身不對勁。

 

殊不知,這樣不僅沒讓季征桓愧疚,反而讓他更加認真練習,他只是想證明,證明自己可以,同時也不想讓BANA們因為看到不夠完整的表演而失望。所以既使是設計成力道較輕的舞蹈,他都用盡身上所有的力氣去完成。

 

但說真的,不在乎都是騙人的,如果不在乎,季征桓就不會記得,對方有多久沒有與自己說話、鬥嘴。

 

明天就要搭飛機飛往台灣,在台灣只停留短短兩天,但除了ShowCase之外,還排了一堆通告要上,所以大家縮短了排舞的時間,早早收好行李就要睡了。

 

走出浴室,車善玗是今天最晚洗澡的人,可能因為這幾天生著悶氣,真的有點氣壞了,才練一下舞,體力就完全透支。所以收完行李時,竟然就倒在息李箱上睡著了。

 

後來讓他清醒的是頭皮傳來的暖意,及耳邊吹風機傳來的吵雜聲。

 

有人在幫他吹著頭髮,手法輕柔,彷彿怕傷了他。車善玗沒回頭,因為會用這種手法幫自己吹頭髮的只有一個人。

 

季征桓。

 

兩人沉默著,誰也沒開口,就只是維持著原本的動作。

 

以往他總愛鬧著脾氣要季征桓幫他吹頭,因為在他幫自己吹頭時,會有種被對方視為珍寶的感受。季征桓又何嘗不是這樣想呢?他知道自己的手腳比一般人笨拙,偏偏車善玗又喜歡用那種無辜的眼神,看著自己,並且將頭髮交到自己手中,為了不傷他,當然要小心地使用吹風機。

 

兩人都以為自己與對方的心隔了段距離,卻不知,心中的想法早已重疊,這份愛早已不是說停就停了。

 

拔掉吹風機的插頭,季征桓打算直接回房。但在碰到門的前一刻,被用力一拉,跌入車善玗的懷裡。

 

那是他喜歡的香氣,屬於車善玗的香氣。明明才一星期,卻像等待了一世紀,這個擁抱,讓兩人忘了冷戰,只想好好抱抱對方,不讓對方離開自己。

 

「為什麼要逞強?」將下巴靠在季征桓的肩上,車善玗輕聲地在季征桓耳邊提問。

 

「不是逞強,是負責。」將手收緊,這一星期說不煎熬是騙人的,他們從來沒有這麼久沒說話。

 

想到這裡,淚水在季征桓的眼眶打轉著,所以他抱得比方才更緊,他不想讓車善玗看見自己的軟弱及

 

委屈。

 

「負啥責?」

 

「善玗啊,我們是偶像。我們要為BANA們負責。尤其是海外的BANA,他們要用多久的等待,才能見我們一面?所以我們有責任,讓他們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啊!」

 

BANA們不會希望你勉強自己的!他們也會擔心你的傷勢啊!」車善玗抓住季征桓的肩膀,語氣略顯激動,但當他看見季征桓早已淚流滿面,心中又充滿了懊悔。

 

季征桓,我該拿你怎麼辦?

 

「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,醫生也說過,輕微的舞蹈動作不會造成傷害。我要去睡了,你也快睡吧!明天還要早起。」胡亂抹去淚水,季征桓轉身走回房間。

 

留下的,是車善玗伸到一半的手,以及兩個人的心痛。

 

 

到達台灣,就看到機場塞滿了熱情的BANA,所有人秀出苦練已久的中文,馬上換取整場的尖叫聲。

 

在所有人的眼光中,他們是團結的B1A4,但其實只有團員才感受的到,車善玗與季燦多充滿了尷尬,這是一起相處換來的默契。解鈴還須繫鈴人,其實昨晚的爭執,所有人都聽見了。只是沒人想介入這場混戰,這是他們小倆口的戰爭,根本沒有插手的餘地,用不好說不定還會被戰火波及。

 

接受完一連串的訪問及遊戲,到達飯店所有人都累翻了,申東佑一進房間就衝進浴室想洗去一天下來累積的疲憊,季征桓則是坐在床上發呆。

 

台灣的BANA及記者們都好熱情,如果可以真想在這裡多待幾天。

 

躺下,心中雖然充滿了感謝,但仍然有些失落,車善玗,你真的不懂嗎?

 

嗶嗶----

 

拿起手機,是車善玗。

 

過來,我在我房間等你。



「哼,叫我過去就過去?車善玗你當我是什麼啊!」季征桓對著手機怒吼,說是這樣說,但下一秒他已經離開房間,直奔車善玗的房間。

 

我絕對不是因為在乎他才去的,我只是想告訴他,就算是同輩之間,用這種語氣也太沒禮貌了。

 

季征桓不斷用這種說詞自我催眠,站在車善玗房門外早已超過五分鐘了,但遲遲不敢按下門鈴,手停留在半空中,人啊!終究騙不了自己。

 

回去吧!

 

既然懼怕,就逃避吧!

 

是啊,他好害怕,他怕車善玗一直氣自己,他怕車善玗因為這一星期的疏離,想要放棄自己。直到現在,季征桓才深刻的體驗到車善玗對於自己有多重要,然而在這種情形之下,他只能選擇逃避。

 

「季征桓!」就在轉身的那一刻,身後的門開啟。

 

車善玗的呼喚並沒有讓季征桓停下腳步,季征桓只是加快速度想逃走。

 

無奈,還是車善玗的反應快,一把抓住季征桓的手。

 

「既然來了,為什麼要走?」如果不是自己焦急地打開門,他又要逃到哪裡去?

 

車善玗有種感覺,這次絕對不能放手,只要放手了,季征桓就會走出自己的世界。

 

「如果是等你叫我走才走,這樣場面就難看了,不是嗎?」沒有回頭,季征桓的聲音在顫抖。

 

「你到底在說什麼啊!」

 

「難道不是嗎?你不是不能接受我的想法,認為我在胡鬧,所以才遠離我嗎?我們以前吵架不是不到一天就和好了嗎?一星期了,現在的你不就要告訴我你已經厭煩我了?」不安的情緒完全爆發,季征桓幾乎是用吼的。

 

車善玗不發一語,只是用力地拉著季征桓進了房間。

 

「放開我!」季征桓想甩開對方的手,但車善玗握的死緊根本甩不開,甚至他感到手腕微微發疼。

 

「就是因為那天晚上我沒有抓好你的手,沒有好好說出心裡的話,你才會這樣!」車善玗抓住另外一隻手,拉近季征桓與自己的距離「要我放手,這輩子,不可能!」

 

什麼?不是討厭我了嗎?

 

「我知道你的用心,但你知道看你受傷我有多難過嗎?我很害怕,害怕你在進一次手術房。你知道你開刀的那天,我有多擔心嗎?如果可以為你抵擋這些,我死都願意,但偏偏我不是神,我無能為力!」車善玗眼中流露出心中的悲傷,季征桓則是愣住了。

 

「善玗」他真的不知道車善玗想了這麼多。

 

「我不過是想跟你說清楚心裡話,結果你呢?」車善玗逼近季征桓,眼神中的悲傷瞬間消失,轉為憤怒。

 

「我」季征桓的眼淚完全止住了,害怕的直往後退。

 

「我要趕你走?」前進一步。

 

「不是啦….」退後一步。

 

「我厭煩你了?」提高音量。

 

「沒有,那是」開始唯唯諾諾。

 

車善玗沒有給季征桓解釋的機會,吻上他的唇。

 

良久,車善玗放開季征桓,看著季征桓紅透的臉頰,便將他用力擁入懷中,自己可是還在生氣,才不能讓這愛胡思亂想的小情人發現,自己已經原諒他了,而季征桓滿臉通紅的樣子,讓車善玗揚起了微笑。

 

「車BARO~」聲音參雜了甜膩,但車善玗告訴自己不能輸。

 

「車BARO~BARO~不要生氣啦~~」抬起頭,季征桓開始賣萌。

 

「今晚,陪我。我不要一個人。」深情的眼對上懷裡總是愛哭的小情人。

 

「好。」

 

 

 

只要你不放手,我就陪你到永久。

 

 

 

 

END

 

 

 

--

這篇其實是今年多多生日時我打的賀文

現在放上來這裡

因為我知道明天是車BARO的生日

雖然我有一篇庫存 但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在明天修好

所以還是拿這篇來抵一下

多多生日過滿久了 我就不註明這是篇賀文

這篇我在百度貼吧、天空都有貼

但其實後來有發現一些問題

現在也都修好了

所以這是最新版喔!!!

還請笑納!!

BY珮珮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