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

 

「呀,不要跑了,超過五分鐘了。」看了手機螢幕一眼,李秉憲果斷的停止奔跑,而安丹尼爾當然是跑在自己前面。

 

這種時候就真的無法不承認自己腿短,連跑都跑不贏人家,李秉憲有些賭氣的嘟著嘴。

 

「燦熺哥一定會發火的……還有你體力怎麼那麼差啊……」明明提東西的是自己,就不知道這哥在累什麼。

 

雖然嘴上滿是抱怨,但安丹尼爾還是嘆著氣往回走。

 

真不知道誰才是哥……

 

「我們把牛奶喝掉再回宿舍好不好?」對上安丹尼爾的眼,李秉憲突然冒出一句,眼底閃爍的期待。

 

就這樣,因為李秉憲的一句話,兩人冒著等等會被李燦熺宰掉的風險,坐在宿舍附近的公園哩,喝著牛奶。

 

正確來說,是李秉憲一個人灌著牛奶,安丹尼爾則是投以無奈的眼光,坐在一旁的鞦韆上。

 

「喝這麼多會得病吧,你把剩下的留給鐘顯、昌炫喝,別喝這麼多。」見李秉憲的臉色越來越難看,安丹尼爾終於出聲制止。

 

「不行,這是我的,才不能讓那兩個小的搶走。」像是小孩抓著玩具不放,李秉憲抱住牛奶瓶,一臉安丹尼爾要搶他玩具的表情。

 

「哥,有些事實是要去面對的,為了平均身高著想,這牛奶還是給鐘顯他們吧。」一把搶過瓶蓋,安丹尼爾快速的鎖緊瓶蓋,就怕李秉憲又拿起牛奶狂灌。

 

「呀,你什麼時候這麼愛那兩隻小的,尤其崔鐘顯,你跟他不是一天到晚互鬥嗎?現在是哪一齣?」雖然平常最寵、最關心崔鐘顯的是自己,但在這種情形下,李秉憲也難免吃味。

 

「羨慕還是忌妒啊?!怎麼?怕崔鐘顯被我搶走?」安丹尼爾沒發覺自己的語氣充滿酸澀,反擊似的回嘴。

 

「當然,他可是我最寵的弟弟,想當初第一次見面他就請我吃薯餅呢~」不同於對方的遲鈍,李秉憲早嗅到安丹尼爾話裡的酸味,有些故意的挑釁著。

 

「你這種說法就像是fanfic上寫的,怎麼你愛上鐘顯了?我想想……Angel們是怎麼說的?」或許人們總容易在玩笑中,不小心透漏自己真正的想法及情緒,此刻的安丹尼爾完美的證實這一點。

 

沒有發現李秉憲的臉色開是變調,安丹尼爾口無遮攔地繼續說:「創L?腹黑熊和傲嬌雞?」

 

原來在你眼裡,我對你的親暱就像是玩笑。

 

我以為你能解讀我那些與你的親暱動作,我以為你就算再遲鈍,也能感受到其中的不同。

 

當我注視著你,而你也碰巧對上我的視線,我總以為你能讀到我眼神中的愛慕。

 

當我們在舞台上嬉鬧,我以為在你心中,我有有那麼一點特別。

 

但這些,終究是我以為。

 

因為你從來就沒有感受到,我投注在你身上的所有情感。

 

「可別忘了,Angel們寫的fanfic也有我們倆啊,說不定我也有可能愛上你,還是其實你也愛著我呢?」明明知道結果可能會摔得粉身碎骨,李秉憲還是奮不顧身的走向那名為單戀的懸崖,用無關緊要的玩笑話,作為固定自身的繩索。

 

繩索的那一端,交到了安丹尼爾手上。

 

一句話,一個機會。

 

你可不可以不要鬆手?

 

「我,不會愛上哥的。」一把抽起李秉憲懷中的牛奶,才發現那人早已鬆手。晚間的公園,只剩路燈帶來光明,安丹尼爾將牛奶放進購物袋,抬頭的瞬間,對上了李秉憲早已濕潤的眼。

 

轉過身,在路燈的照射下,安丹尼爾看著自己的影子,緩慢地吐出一句話:「我們都是男人,不是嗎?」

 

 

一句話,刺傷的,是兩個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躺在床上,李秉憲用手臂擋住日光燈,淚水也在此刻潰堤。

 

如果維持現狀,自己還有幻想的可能,偏偏內心中的渴望,促使著自己的一舉一動,現在才會傷的體無完膚。

 

而感情早已不是說停就停,既使那人常常讓自己受傷,但自己還是無可救藥地愛著他。

 

「秉憲啊,談談好嗎?」李燦熺坐在床緣,輕輕的遙遙躺在床上的李秉憲,語氣是那樣的輕柔,多了一點不捨。

 

「我沒事的……一直都是這樣,早習慣了。」李秉憲的聲音充斥著鼻音,任誰都無法相信他沒事。

 

「你這次是告白了嗎?」移開那人的手臂,李燦熺用手抹去李秉憲的淚水。

 

李秉憲,是不輕易掉淚的,偏偏扯上安丹尼爾,這淚腺就失去了自制。

 

偏偏當事人永遠不知道這些淚水,將這些淚水看在眼裡的,無非就是同為93line的李燦熺了。

 

身為李秉憲的閨蜜。

 

不,是兄弟。

 

李燦熺理所當然成了李秉憲的戀愛軍師,無奈自己只有和女生戀愛的經驗,所以能幫上忙的地方,少之又少。

 

能做的,不過就是製造一些機會讓那兩人獨處,又或者透漏安丹尼爾的一舉一動。

 

其餘時間就像是現在,陪伴李秉憲熬過這些傷心。

 

「應該是吧……」坐起身,李秉憲的語氣充滿不確定。

 

「這種事哪有什麼應該!你有沒有看著他的眼睛說你愛他?」原本態度溫和的李燦熺,聽了李秉憲這種不上不下的回答,無力感與火氣瞬間湧上。

 

而李秉憲則是愣了愣,最後搖頭。

 

那樣的回答,不就是被拒絕了嗎?

 

 

我,不會愛上哥的。

 

 

我們都是男人,不是嗎?

 

 

「假設性的問答,是最沒有建設性的。」上鋪傳來聲音,在下舖的兩人同時抖了一下。

 

「呀!崔鐘顯,你在上面剛剛為什麼不出聲,想嚇誰啊!」用手敲了上舖的床板,李燦熺不滿的抱怨。

 

「秉憲哥在床上就一直遮著臉,我也不好打擾啊。至於哥你進來的時候不就應該發現上舖有人嗎?」崔鐘顯從上舖探出頭,語氣盡是無奈。

 

「算了。不過秉憲啊,鐘顯剛剛說的對,既然你沒有完整告訴Niel心意,那就一定是問那種『假如我愛你』之類的問題,這種假設性的問句,是問不出真心的。」

 

 

對於你,我無時無刻交付所有情感。

 

 

但我會膽怯,會不安,會試探。

 

 

如果這次我再往前一步……

 

 

如果這次我勇敢表明……

 

 

你會不會,對我展現你的真心?

 

 

 

 

TBC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