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趣

 

 

那孩子和其他人不同,比起其他人,他有趣多了。

 

 

 

李燦熺很寵劉昌炫,雖然也常常和其他成員一起對他動手動腳的,但說到寵愛劉昌炫這點,李燦熺可不輸李秉憲。

 

就像是個媽媽照顧著他,在一些小細節上,替他著想。劉昌炫總是散發著需要被保護的訊息,這點是大家認同的,也讓所有人不自覺的偏心,總是特別照顧他。

 

當然,所謂的照顧,包含毆打。

 

比起這位偽忙內,真忙內可就差多了。

 

除了初識時有些嬰兒肥的臉龐,還有不敢自己一個人睡這點,身上其他地方,完全找不到一個忙內該有的樣子。而那些忙內該佔的便宜,全都被劉昌炫一個人佔去了。

 

但在李燦熺心裡,崔鐘顯一直是特別的。

 

特別的有趣。

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就好比是現在,Week idol錄影中,主持人說要TEEN TOP全體挑戰六層疊羅漢,本來指定的人就是劉昌炫。

 

        Ricky在最下面吧。」主持人Tony很明顯地想挖坑給劉昌炫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嗎?」從一開始的簡訊是見到現在,劉昌炫總覺得自己被針對了,這兩個壞哥哥擺明了想整自己,雖然知道這是哥哥們喜愛自己的表現,但想到要一次背五個人在背上,劉昌炫當然害怕的丟出疑問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李燦熙像是知道劉昌炫在想些什麼,飛快的接話:「不行,讓創造來吧!」

 

不僅僅是內心下意識對於劉昌炫的寵溺,還有一絲想看看崔鐘顯如何應對的惡作劇心理,李燦熺理所當然地開口。

 

或許是境頭沒有捕捉到,也可能是李燦熺的站位正好對上崔鐘顯,在崔鐘顯沒有太大的反應走向前時,兩人對眼,那孩子的眼神說不上是生氣,但多了一分委屈。

 

怎麼這種苦差事就想到我了。

 

李燦熺接收到訊息,卻沒有任何表示,眼神還多了一分戲謔。

 

「成功了會怎麼樣?」自己的力氣的確是比劉昌炫大,雖然對於燦熺哥的偏心有點不平衡,但都被拱出來了,總要問問有什麼好處吧。

 

「獲得世界首次的名號。」

 

果然不能對這個節目有任何期待!

 

崔忙內在心中在心中默默地吶喊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就因為不小心又陷入了自己一個人的小劇場世界,崔鐘顯沒看到隨著成員一個個往背上跳,李燦熺那略顯擔心的眼眸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隨著節目的錄製,李燦熺的心情越來越好。先別說隨機舞蹈時完全沒有被踢,反而還踢了弟弟們,光是看到崔鐘顯被踢時一臉卑屈,卻要故作冷靜地說沒事,就足以讓李燦熺樂翻天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那之後,崔鐘顯不知道是真的被惹怒了,還是太想吃牛肉,在玩忍耐遊戲時,朝自己小指那一咬,真的是讓自己痛到要飆淚,還很過分的假裝沒看到自己的撒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孰可忍,孰不可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崔鐘顯,誰告訴你可以欺負哥的!

 

        接下來無論節目錄製到哪個橋段,李燦熺都沒有正眼看崔鐘顯,更沒有以往的逗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崔鐘顯雖然內心充滿委屈,也因為節目正在錄製中,無法表達什麼。今天就像是他的受難記,除了忍痛贏了之外,其他環節根本就是吃力不討好。

 

至於另外兩個砸角,倒是藉由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能力,放了不少閃光,大秀恩愛。

 

這讓崔鐘顯更加的不爽!

 

 

 

 

 

結束了一整天的行程,回到宿舍早就超過12點了,所有人都疲憊的不想說話,更別說是打鬧。

 

李燦熺到廚房替自己倒了一杯冰水,便坐在餐桌旁發呆。

 

不是沒注意到崔鐘顯委屈的神情,甚至在自己每次稍微偏坦劉昌炫的時候,自己都會刻意觀察著崔鐘顯的表情變化,不為了什麼,只為了有趣。

 

一開始是這樣,但現在呢?

 

 

好像,還有一點不捨。

 

 

「哥,你在生氣嗎?」不知道何時,一回到宿舍就衝進浴室洗澡的崔忙內已經洗好澡坐在自己的對面。

 

微乾的黑髮散出洗髮精的氣味,皮膚也因為剛洗完澡微微的泛白,這樣的崔鐘顯依然帶著霸氣,一股連李燦熺看了都會心跳加速的霸氣。

 

「沒有啊。」簡單的回答對方的問題,李燦熺試著用喝水的動作,掩飾自己早已失序的心跳。

 

可惡,不就是個小孩嗎?!李燦熺你的心跳是在快什麼?

 

「哥可不可以不要這樣,這樣我很難過。」

 

總是偏心於昌炫,雖然自己也會想要多多照顧他,但真正的忙內是自己啊!

 

為什麼?為什麼自己不能多享有一點忙內的特權?

 

李燦熺總是自然而然地對昌炫流露關心,對自己則是一貫的欺負,總是愛理不理的,總是一點也不重視。

 

這樣真的好不平衡,好不舒服。

 

 

放下水杯,李燦熺看著眼前這個自己看了三年多,也逗弄三年多的孩子。

 

時間過得很快,也讓每個人有所改變,有所成長。但眼前的崔鐘顯,就像是當初有著饅頭臉,不敢一個人睡的國中生,那樣的脆弱,那樣的需要關心及保護。

 

既使退去的稚氣的臉龐,這人依舊是那個怕黑又怕自己一個人睡的孩子。

 

就算被各大媒體封為沒有忙內樣子的忙內,就算被譽為暴風成長的偶像,崔鐘顯依然只是崔鐘顯。

 

從沒改變過。

 

輕笑了一聲,李燦熺伸長了身子靠近崔鐘顯,而那人卻還沉浸在自己的悲傷小世界中,絲毫沒有發現。

 

「鐘顯啊……」輕喚那人的名,語氣裡有些慵懶,有些曖昧。

 

還來不及應聲,崔鐘顯感受到雙頰一陣冰涼,是李燦熺那雙細長好看的手。

 

額頭傳來了熱度,是……

 

 

是李燦熙的唇!

 

 

一切出乎意料,不僅僅是崔鐘顯嚇傻了,李燦熺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

 

 

或許是出自愧疚……

 

 

或許是出自不捨……

 

 

或許是出自關心……

 

 

或許……

 

 

李燦熺再度勾起嘴角,那笑如此魅惑,足以讓人看出神。

 

Pabo呀,當然是覺得你特別,才會這樣對你啊!」

 

「特別?」

 

 

 

「是啊,特別的有趣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FIN

 

 

BY珮珮 131016 20:57

 

 

------

啊,沒看錯喔,這篇是天創,不是創天。

基本上我一開始是設定為創天,

但寫一寫就變成這樣了XDDDDD

我很喜歡這篇的李燦熺

應該說,這是我眼中李燦熺的一個面向

在我心裡李燦熺的面相可多了

當然 我們家崔萌萌也是

這篇是從李燦熺生日打到現在

其實也才1995字 哈哈

不過1995真是個好數字呢~

OA<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