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

 

安丹尼爾知道這次與以往不同,李秉憲是真的受傷了。

 

這是第一次,自己清楚的看見那人眼中的脆弱,光是那濕潤的眼眸,就足以讓自己感受到心疼。

 

偏偏在爭執與玩笑並行的當下,安丹尼爾沒辦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緒。正確來說,在李秉憲的面前,安丹尼爾總是沒辦法控制好自己。

 

音樂強烈的節奏充斥在耳邊,安丹尼爾卻覺得異常的平靜。李秉憲正蹲在自己前方,隨著音樂的播放緩緩站起,那身影是那樣的瘦小,彷彿還透漏著脆弱,同時又是那樣的倔強。

 

「呀,Niel哥!你呆站在那裡幹嘛啦!」

 

認真練舞如劉昌炫,完全沒注意到安丹尼爾已經停止動作站在原地,在走位時直接和安丹尼爾撞個正著,痛得他直接叫出聲。

 

其他成員見兩人碰撞後跌坐在地上,全都停下了動作,崔鐘顯更是第一秒就衝到劉昌炫身旁。

 

「哥,練舞的時候你在想什麼啊?練舞要專心,還要我特別告訴哥嗎?」對於練舞一向認真的崔鐘顯來說,安丹尼爾的行為根本是踩住了他的底線,更別說今天被撞倒的人是劉昌炫。

 

「我……」找不到一個合理的理由,安丹尼爾連一句話都無法反駁。

 

總不能說自已在思索著李秉憲的心情,總不能當著那人的面,說出自己有多在乎的話語,必經先把話說死的,是自己。

 

既使那只是個假設,在那個當下自己也只是衝動地說出違心之論。

 

 

違心……之論?!

 

 

像是打開的一扇自己封閉已久的門,封閉過久的情感,隨著門縫一點一滴的流露。而那些兩人一起經歷的過往,就像是房裡的一幅幅畫,每個畫面都被小心珍藏,那些自己恣意揮霍的幸福,全都歷歷在目。

 

練習室裡的空氣就像是凝結了一般,讓安丹尼爾無法呼吸。李秉憲正站在李燦熙的身後,眼神卻飄向劉昌炫的方向,就算清楚的知道那人只是在假裝不在意,安丹尼爾還是難掩心中的失望。

 

又或者,這一次對方是真的放棄了呢?

 

「起來吧,出來跟哥談談。」李燦熺伸出手想拉安丹尼爾起身,孰不知這簡單的動作,同時拉扯著兩個人的心。

 

 

最後,安丹尼爾是自己爬起來的。

 

 

「哥想說什麼?」安丹尼爾當然不會傻傻的認為李燦熺叫自己出來,只是要關心自己為什麼在練習時走神,以李燦熺和李秉憲兩人的友誼,想必李燦熺已經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
 

「感情,是你們倆的事,我只是局外人,我沒有資格評斷。但我希望你要正視自己的心。」用手撥弄著安丹尼爾凌亂的瀏海,李燦熺的動作好不溫柔,語氣是那樣的柔和,沒有任何責怪,只是平靜的說著。

 

「現在……還來得及嗎?」

「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過份,我已經傷了他好多次,還來得及嗎?」緊抓著李燦熺的衣角,安丹尼爾微微地顫抖。

 

每當李秉憲用盡了所有的勇氣前進,想要藉此讓兩人靠近,自己總是莫名的膽怯,不安的情緒主宰著自己,就只能不斷的後退,不斷的傷害對方來平衡這段感情該有的平衡。

 

於是兩人的距離,始終模糊不清。

 

內心中的那份在乎,卻是有增無減。偏偏不服輸的性格,讓自己假裝不在意,總是讓李秉憲一等再等,傷痕一筆接著一筆的劃下。

 

「我不是秉憲,我不知道。」輕拍著安丹尼爾的背,李燦熺接著說:「但是,你也該為了他勇敢一次,不是嗎?」

 

將頭靠上李燦熺的肩膀,安丹尼爾緊閉著雙眼。

 

如果問自己,這些年不斷的推開李秉憲,是為了什麼?

 

或許就是因為那人太寵溺自己,總讓自己在感情上予取予求。而自己就這樣沉浸在那曖昧不明的美好之中,無法自拔,甚至害怕去破壞眼前的一切,害怕改變,所以選擇不變。

 

高興時抱著對方叫秉憲哥,那人總會露出最燦爛的笑容。既使有時候兩人會忘了控制力道,互相打鬧甚至到了鬥毆程度,兩人還是會因為在彼此身旁,而感到幸福。

 

生氣時一句話都不說,那人總會裝作無所謂,但總在不經意間流露出悲傷。既使每一次看見對方的隱忍,安丹尼爾也會選擇轉過頭,當作沒看到。因為他無法破壞,也不忍抹滅兩人之間曖昧不明的平衡。

 

安丹尼爾沒有談過戀愛,在同學們情竇初開的年紀,自己就進到了公司,一心一意的練唱、練舞,根本沒有心思在談戀愛上面,甚至對於螢幕上的女星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。

 

以至於後來上節目,每當MC問到理想型時,安丹尼爾的答案始終如一,都是南相美。

 

因為不懂愛,不知道原來這樣的依賴、關注形成了愛的雛型,從一開始的衝突到後來的互相了解,延伸了愛的理由,一切的一切是那樣的自然,自然到安丹尼爾忽視了這份愛的存在。

 

直到看見了李秉憲不輕易展現的淚光,還有那強忍的倔強。以及感受到對方忽視的那份失落感,加上隱約要失去對方的恐懼。

 

安丹尼爾才恍惚的發現對方在自己心裡的重量,才後知後覺的體驗到,三年來的相處,一步一腳印的印在心頭,若是要將對方從自己的心上移除,雖然說不上是什麼都不剩,但那顆心必然充滿空洞,再也沒有完整的樣貌。

 

「哥,謝謝,我知道該怎麼做了。」抬起頭,安丹尼爾緩緩的說,語氣輕柔臉上掛著有些黯淡的笑容。

 

就算感受到無比的心痛與掙扎,以及對於李秉憲的深深歉意,安丹尼爾還是忍住了淚水。不是因為要逞強,還是為了那獅子座的驕傲自尊。

 

是因為所有的淚,李秉憲都流過了,這份感情不該再徒增悲傷。

 

「知道了就快去安撫那隻笨蛋雞,剛剛你靠在我肩膀的時候,他已經像風一般的跑上樓了,想必是又誤會了什麼。」李燦熺敲了一下安丹尼爾的頭,語氣顯得蠻不在乎,還帶了點戲謔。

 

 

這哥果然不是善類!

 

安丹尼爾跑上樓的同時,在心中崩潰的吶喊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爬上了頂樓,那人果然趴在圍牆上看風景,似乎是想事情想到出神,絲毫沒注意到自己的靠近。

 

鮮紅的髮色在陽光下顯得更加亮眼,但光是那人趴在圍牆上的動作,就讓人感受到他的失落情緒,也讓安丹尼爾的心狠狠地抽痛著。

 

一步步的走向李秉憲,如此短的距離,卻讓安丹尼爾有一種漫長的感受。是啊,這條路好漫長,自己真的繞了好長一段路,才走到了這裡。花了好長的時間,才能像現在筆直的朝李秉憲前進。

 

當安丹尼爾將下巴靠在李秉憲的頸窩時,李秉憲先是抖了一下,隨後便沒了反應。沒有任何回應,也沒有掙扎,就只是維持著原本的動作,看向遠方。

 

「哥……」明明在跑上樓的時候想了一整套說法,卻在接近那人的瞬間,忘得一乾二淨。脫口而出的,竟然是一個一年對李秉憲沒叫過幾次的單詞。

 

而李秉憲依然沒有任何反應,彷彿現在背上越貼越緊的安丹尼爾是空氣。這讓安丹尼爾更緊張了,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,只能想盡辦法減少兩人之間的空隙,好似貼的越緊,就能把內心中隱藏許久的情感傳遞給對方。

 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安丹尼爾覺得自己無措到快發瘋的瞬間,李秉憲開口了,聲音是那樣的細小,要不是安丹尼爾就靠在他的頸窩,這樣的聲音就要這樣消散在空氣中,成為永遠的秘密。

 

Niel啊,我愛你。」

「好久好久了,久到我現在都覺得累了。」

 

那語氣充滿了依戀,同時也帶著無奈。

安丹尼爾放開了原本環繞在李秉憲腰間的手,緊貼在對方背上身子也離開了對方。

 

「哥累了,就休息吧。」

 

這一次果然連淚水都沒了,李秉憲勾起了嘴角,但卻沒有任何笑意。安丹尼爾疏遠的動作,就這樣判了李秉憲死刑。就算剛剛貼緊著自己,那樣曖昧不明的動作,讓李秉憲一度以為對方心裡是有自己的,但現在也什麼都不剩了。

 

罷了,就休息吧。

 

就在李秉憲覺得萬念俱灰的當下,自己就像是個娃娃,輕易的被安丹尼爾轉過身,擁入懷中。那力道之大,讓李秉憲感到疼痛,卻不及心中的驚嚇,因為現在的自己完全不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。

 

「從現在起,哥只要依賴我就好了,在我懷中好好的休息。」對上那雙總讓自己魅惑的雙眼,安丹尼爾彷彿已經控制了一切,理所當然地說。

 

而李秉憲還是不懂這個弟弟到底想要做些什麼,為什麼突然這樣說?

 

這樣說,會讓自己以為,以為自己在對方心中是有份量的,就算說不上愛,也有喜歡的可能。

 

「等休息夠了,我們就在一起吧。」安丹尼爾捧起李秉顯的臉,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勇氣說出承諾。

 

只見那人的眼眶開始泛起水光,淚就這樣一滴滴的滑落,讓安丹尼爾好不心疼。

 

明明決定了不要再讓你難過,卻還是讓你哭了。

 

「為什麼?」清楚的看見那人眼中的不捨,李秉憲覺得自己好像被填滿了,其實只要這樣就足夠了,只少自己在對方心中是有份量的。但卻還是貪心的想要更多,就算可能會受傷,還是想要再試一次。

 

只見安丹尼爾嘴角一勾,緊接著李秉憲感受到自己的唇覆蓋上另一個溫度,沒有深入,也沒有停留,僅僅是一秒的瞬間。

 

而這一瞬間,就足以讓李秉憲心跳瀕臨進靜止,腦袋瞬間空白。

 

再度將那瘦小的人擁入懷中,安丹尼爾收緊了手臂,用著不大也不小的聲音再李秉憲耳邊,緩緩的說著話。

 

腦袋早已化成糨糊的李秉憲,根本沒辦法思考,在迷濛恍神之中,只聽見了兩句句話。

 

 

「久等了,李秉憲。」

「我愛你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一次 你無法跨出那一步

 

所以 換我前進

 

既使你後退也沒關係

 

因為我會繼續前進

 

直到我們腳尖對著腳尖

 

完完全全凝視著對方的雙眼

 

結束所謂的曖昧 走向永遠

 

 

 

END

 

 

By珮珮

 

20131203 03:20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