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迷糊糊的睜開眼,崔鐘顯發現車已經開在山路上,窗外黑壓壓的一片,而後座的五人仍在睡眠中。

 

「哥,你確定你沒開錯路嗎?」不是崔鐘顯想要以下犯上,但以現在這種情形,他的懷疑是非常合理的。

 

「都跟著前面的車了,還能開錯嗎?!」經紀人不禁感嘆,自己平常也只是多繞個幾圈才到達目的地罷了,這孩子有必要這樣嗎?死小孩,越來越沒大沒小了!

 

扁扁嘴,崔鐘顯對著窗戶隨意抓了幾下頭髮。

 

來這種黑壓壓的山上,是想整死我們嗎?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們膽小,就算是要測試膽量,這樣也太超過了。萬一劉昌炫嚇哭了,怎麼辦?

 

從後照鏡看著那人熟睡的臉龐,崔鐘顯默默下定決心,等等一定要把他護在身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來以為一下車就會開始一連串的試膽活動,沒想到是先到教室裡,進行所謂的告白活動。

 

說真的,崔鐘顯覺得很不自在,畢竟這樣去聽一個人的內心話,就是有些扭捏。

 

旻佑哥和綠賢哥的告白,更是讓自己心裡難受,當然在場的每一位TEEN TOP成員,心裡的感受是相通的。

 

大家都是一起追夢的夥伴,偏偏每件事都有每件事的考量,當初所有人都不知道事情會這樣發展,在得知自己可以出道的當下,除了震驚,那份雀躍更是說不出來的。

 

就算知道兩位哥哥的失落,就算對於哥哥們很不好意思,但也不能說什麼,因為自己不是當事人,說什麼感同身受,豈不是更傷人?

 

唯一能做的,就是走好眼前的每一步,不讓自己後悔,也不讓兩位至親的哥哥失望。

 

哪一天在練習室聽到消息,兩位哥哥的表情都是笑的,說著:「恭喜啊!」、「大發!這麼年輕出道,可要好好加油啊!」

 

或許是內心的喜悅遮蔽了雙眼,又或者是當時還太年輕,六人之中沒有一個人看見兩位哥哥眼底的悲傷。

 

當然,在冷靜之後,團員們也都對兩位哥哥感到愧疚,但兩位哥哥就像往常一樣,鼓勵著大家。若說TEEN TOP可以走到現在是因為有Angel,那或許最大的天使,就是這兩位哥了。

 

聽見兩位哥哥的告白,以及提起了那段塵封的往事,崔鐘顯難掩心中的沉重以及抱歉,但就是因為有這樣的情感,所有人才能並肩走到現在。

 

在場最難熬的,或許就是內心最柔軟的劉昌炫。

 

還記得《TEEN TOP的走紅100%》最後一集錄製,在遊樂園100%的初舞台,當時劉昌炫就獨自一人坐在舞台後,默默的看著哥哥們的舞台。

 

那一天,自己因為旻洙哥媽媽的事哭紅了眼眶,而劉昌炫則是反常的冷靜,一滴淚也沒掉,但其實大家都感受到了,那天盤旋在劉昌炫身邊的低氣壓。

 

雖然他沒說,但大家都感受到了,劉昌炫對於哥哥們的抱歉,以及想要表現的更好的決心。

 

崔鐘顯低著頭,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,其他成員表情也都淡了下來。

 

這種時候,需要的從不是安慰的言語,而是所有人一起走下去的決心。

 

自從聽了兩位哥哥的內心剖析後,就像是打開了所有人內心的鎖,那些深埋在每個人內心的情感,都一一的表現出來。

 

溫柔細膩的燦熺哥,訴說著那些過往,不像以往總是心口不一,展露出傲嬌的個性,坦白地說出內心感受,而淚也就這麼流下來。一旁的劉昌炫也終於忍不住淚水,哭了出來。

 

而在場並且坐在一起的兩位雙蠍男子,同時感受到心臟狠狠的緊縮,只是隱忍的個性,讓他們什麼都沒說。

 

至於那兩位中間隔著兩個人,還能持續放閃,,卻又不在一起的幼稚雙人組。崔鐘顯壓根沒在聽他們說話,只是反覆的思考著這兩年多來,自己從練習生時期到現在,與劉昌炫共度的每一個畫面。

 

那愛撒嬌又愛依賴人的個性,愛哭卻又愛逞強的倔強脾氣,總是信心滿滿卻又常常滑鐵盧的樣貌。完完全全佔據了這段說長也不長,說短也不短的相處記憶。

 

想要將那人納入懷中,想要將他藏在自己身後,就這樣一直保護他下去。

 

或許,自己從來就沒有把劉昌炫當哥。

 

 

 

而是把他當作要守護的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事情的發展,往往都會出乎意料。就像是現在,跟自己預測的一樣,製作單位安排了類似試膽的活動,崔鐘顯當然不會想要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活動,天知道那些作家姊姊又想了什麼莫名的點子,當然,以劉昌炫那膽小鬼的個性是絕對不會……

 

「我去吧!我!」劉昌炫滿臉笑意地舉起手,這個當下崔鐘顯是真的笑不出來。

 

什麼海兵隊的就算了,這是試膽啊!試膽啊!劉昌炫!燦熺哥隨便指了你一下,你就要去嗎?你到底是有多傻,連自己最膽小都忘了嗎?

 

克制著想大吼的衝動,崔鐘顯心裡正想著要如何說服PD,換成自己去參加試膽,這是藝能節目非常重視效果,所以讓劉昌炫去很容易就能達到觀眾的期待。就算如此也要想辦法一試,萬一那傢伙嚇哭了怎麼辦?

 

錄影暫停的瞬間,崔鐘顯立刻起身抓住了劉昌炫。

 

「怎麼了,鐘顯?」劉昌炫很明顯被崔鐘顯嚇了一大跳,張著大眼一臉無辜的問。

 

「試膽讓我去吧,你別去了。」看著那人還有些紅的眼眶,崔鐘顯覺得自己內心的柔軟又被輕易的觸動到了,有些心軟的將語氣放軟。

 

但很顯然的劉昌炫並沒有感受到,板起了臉孔,皺著眉挪開崔鐘顯緊抓著自己手臂的手。

 

「不要。」拒絕的話語聲音不大也不小,卻足以在崔鐘顯的耳邊圍繞。

 

或許是過度的擔心,抑或是每次劉昌炫都意外的聽李燦熺的話,也可能是方才那一段劉昌炫渴望方旻洙誇讚的話語。像是被蒙蔽了雙眼,崔鐘顯完全忽略了劉昌炫倔強的個性,也沒注意到既使自己將語氣放軟,說出的話也會傷到對方的自尊心。

 

「隨便你。」一種不被重視的感覺油然而生,明明自己一心為對方著想,但對方卻絲毫不領情,這讓崔鐘顯感到憤怒,丟下簡單的三個字,旋身離開教室。

 

 

因為過度在意,所以焦急。不夠成熟的年紀,讓自己以為只要付出就可以,卻沒去注意到對方的心理變化,說到底崔鐘顯不過才17歲,哪能有什麼成熟的心態去思考每一件事,以及修飾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。

 

 

所以在轉身的瞬間,他終究沒有發現劉昌炫因為緊握拳頭而發白的手,還有那眩然欲泣的神情,以及覺得崔鐘顯瞧不起自己的委屈。

 

 

 

 

TBC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