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天篇

 

        方旻洙不是個細心的人,從來都不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對於李燦熺的所有變化,卻沒有人能比他更加熟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年末將近,所有的行程卻沒有因為一年的結束,而畫下句點。先是在日本開完了演唱會,回到韓國又緊接著是音樂節目的年末特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當然還有一年一度的歌謠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先別說忙到翻掉的安丹尼爾要準備MUSIC BANK的年末特集,光是KBS的歌謠祭,所有人都有合作舞台的機會,於是近期TEEN TOP全體根本就是活在一個不斷練習的循環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其中最忙的就是表演最多的安丹尼爾,再來則是開拍電影的忙內崔鐘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現在弟弟們已經能夠展現自己的光芒,在舞台上發光發熱,這讓方旻洙在霎那間,想起了三年前的往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剛出道時,李燦熺曾因為歌曲部分分配不均而提出意見,在那個大家都還不懂事的年紀,這樣的行為不僅僅讓安丹尼爾覺得委屈,在那個當下,自己也有那麼一點不諒解對方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明明是一個團隊,明明都是主唱,為什麼不能互相體諒?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直到結束CLAP末放的聚餐,李燦熺不知是有意還是不小心誤喝了經紀人哥的酒,不但喝醉了,半夜還發起高燒。

 

但就因如此,方旻洙才第一次真正看清李燦熺堅強外表下的細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那天李燦熺喝醉後,第一時間並沒有太大的情緒反應,就只是微紅著臉坐在位置上,雙眼微瞇的看著方旻洙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就算反應再遲鈍,方旻洙也知道李燦熺正盯著自己看,於是有些尷尬的開口:「怎麼了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李燦熺沒有回話,有些孩子氣的搖搖頭後,任性的持續一樣的動作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雖然有些不自在,但因為對方也沒做什麼真正干擾到自己的行為,方旻洙也只能忽略對方有些怪異的行為,繼續吃著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那天回到宿舍,所有人早早就睡了,因為是第一次面對宣傳期,所有人對於宣傳期的疲累都還沒適應,既使是正有活力的青少年,也累的不成人形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方旻洙更是沾到床就睡,本來想要直接稅到隔天晚上之類的,卻在凌晨迷茫的醒了。這種情形非常少見,畢竟在睡覺方面方旻洙可以說是翹楚,只有睡過頭還賴著床不醒,根本不會有睡不著的情形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廚房到了杯水,方旻洙正想回房間拿個換洗衣物去洗澡,卻發現陽台上有個人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不是別人,正是李燦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想起哪人在餐館裡怪異的行為,方旻洙有些猶豫,該不該上前關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在思考的同時,方旻洙早就邁開了腳步,當他注意到自己的行為時,自己早就拉開了陽台的紗門,李燦熺也因為背後傳來聲響而轉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那人背著光,臉上的妝早卸了,散發出與年齡相符的稚氣。或許在此刻,方旻洙才赫然想起眼前的人不過才17歲,雖然只小了自己一年,但各種方面來說還只是個孩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哥討厭我嗎?」李燦熺往前走了一步,說話的語氣極盡輕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李燦熺你喝醉了,先回房睡吧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點酒是醉不了人的。」

「哥你還沒回答我呢。」

李燦熺又往前了一步,兩人之間的距離,又近了一點。

 

「李燦熺你……」

 

「是不是連你都覺得我小心眼?」

 

方旻洙話都還來不及說完,就被李燦熺一把揪住衣領,不小的力氣讓方旻洙的後頸微微發疼。

 

「不是這樣的,你知道嗎?」

「我不是那種人。」

 

一度,方旻洙以為李燦熺會哭出來,因為那語氣充滿了委屈、還有無法形容悲傷。但李燦熺連一滴淚都沒掉,平常看起來泛著水光的眼,此時連一點光亮都沒有。

 

「我沒有覺得你小心眼。」不知過了多久,方旻洙緩緩地吐出一句話。

 

雖然這種想法對安丹尼爾不公平,但方旻洙在那一刻還是選擇相信李燦熺。因為對於李燦熺的不捨已經到達了極限,聽著那人委屈卻又倔強的言語,連心都發疼了,無論事情是如何,無論李燦熺提出抗議的原因是什麼,方旻洙都選擇站在李燦熺身旁。

 

雙手撫上李燦熺揪著自己的手,才發現那人正微微發抖,雙手是那樣的冰冷。像是驚覺事情的不對勁,方旻洙連忙用右手撫上李燦熺的額頭。

 

「李燦熺你發燒了還在陽台吹什麼風啊!」李燦熺額間的溫度早已超過一般人該有的體溫,方旻洙轉身打開陽台門就想把人帶進屋。

 

沒想到李燦熺一把從後面抱住了自己,而那力道就跟方才揪住自己時一樣,一點控制都沒有,撞的方旻洙差點罵出髒話。

 

不知是酒精的催化,還是因為發燒了腦子不清楚,李燦熺的一切行為都跟日常差了一大截,方旻洙自然是不知如何應付。

 

 

 

「哥,謝謝。」

 

 

那是李燦熺那晚說的最後一句話,像是用盡所有心力說出感謝,又或者是硬撐著要將感謝說出。在說出的瞬間,李燦熺達成目的後,就安心地靠在方旻洙被上,閉上雙眼陷入沉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一直看著我幹嘛?」坐在練習室的地板上,李燦熺終於受不了方旻洙灼熱的目光。

 

「想到一些有趣的事。」

「為什麼那時候不直接說出事實,反而是先問我覺不覺得你小心眼?」

挪了挪位置,方旻洙坐到了李燦熺身旁。

 

 

 

在李燦熺因為高燒昏迷的同時,崔鐘顯及劉昌炫都嚇哭了,直說著對不起。一問之下才知道李燦熺之所以會提出抗議,是因為聽到兩位弟弟覺得自己的部分少,在舞台上失去了亮點,卻又不敢直接和公司反應。

 

兩個孩子沒有任何想要引起紛爭的想法,就只是委屈的抱怨,而李燦熺聽了之後,承諾會向公司反應,並且不會說是兩位孩子的意思,孰不知這才引起了誤會。

 

那晚安丹尼爾結束末放就直接搭車回安陽,所以不在場,而事後方旻洙也沒向安丹尼爾多做解釋。

 

既然李燦熺一開始就選擇了承擔這些,自己也就沒立場多說些什麼。

 

 

 

 

「哪你呢?明明什麼都還沒弄清楚,就選擇相信我。」輕輕的將頭靠上那人的肩,李燦熺若有似無的揚起嘴角。

 

「信任這種東西,有時候是不用根據的,如果真的要說……」

 

「那就是我心疼你了。」

 

 

 

 

C天篇 FIN

131228 3:48

BY珮珮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