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

 

為了年末的各樣表演,TEEN TOP一行人整天都泡在練習室裡,除了練習就還是練習,只為了能在舞台上展現最好的一面。

 

好不容易熬到了晚餐時間,看著經紀人哥買回來的晚餐,劉昌炫彷彿找到人生中的明燈,飛也似的撲向經紀人歌手上的晚餐,還等不及其他哥哥,就開始狼吞虎嚥。

 

「呀,有沒有禮貌啊,竟然自己先吃!」第一個拳頭招呼過來的是李秉憲,似笑非笑的,與其說是毆打,寵溺還是多了一點點。

 

「哎一咕,吃成這樣上一餐不是才吃了兩份嗎?」李燦熺皺著眉看著滿地的飯粒,感嘆著劉昌炫越發可怕的食量及吃像。

 

對於哥哥們的話,劉昌炫並不在意,自顧自地繼續吃。偷偷的撇了一眼Niel哥,那人還坐在角落,戴著耳機練習著特別舞台要表演的歌曲。至於旻洙哥,則是睡在地板上。

 

嗯,很好,這樣就不會有人打擾我吃飯了!

 

但總覺得哪裡怪怪的,好像少了什麼。

 

「哥,鐘顯呢?」眼前的飯似乎沒這麼重要了,劉昌炫問著身旁的李秉憲。

 

「就叫你不要吃這麼多,這下可好了,腦子被飯堵住了!」李秉憲彎起兩隻手指,就朝劉昌炫的腦門敲了下去,動作有如行雲流水,絲毫不覺得心疼。

 

「哥!」這一敲,敲的劉昌炫都要噴淚了,但他還是不知道鐘顯去哪了。

 

「在你剛剛只顧著吃飯的時候,就出發去拍電影去了。」一旁的李燦熺看不下去,默默的出聲。

 

不是說了今天吃飽飯才去的嗎?這小子又說謊騙人了。一溜煙就不見人影,什麼時候這麼敏捷了!

 

出道三年多,團體裡的所有人都開始展現自己的特色,就連比自己小的崔鐘顯現在都要跨足電影界,而自己卻好像沒有太大的成長,這讓劉昌炫難掩失望。但比起這個,看著崔鐘顯要拍攝電影又要準備年末表演,蠟燭兩頭燒時,劉昌炫心理覺得更加的難受。

 

而這樣忙碌的生活,更加幫助崔鐘顯找到了節食的理由。

 

那人總說:「不是我不吃飯啊,昌炫。我是真的忙到沒時間吃。」再不然就是:「拍攝電影的戲服都很貼身,要是我吃得飽飽的,不就凸了一塊肚子出來,多難看啊!」

 

理由都是藉口,藉口都是理由。崔鐘顯,你當我傻子啊!

 

惡狠狠地盯著晚餐,劉昌炫氣憤地扒了幾口,動作又再度慢下了來。

 

雖然很氣那人不愛惜自己的身體,但劉昌炫就是無法不去心疼崔鐘顯。從出道時到第二張單曲宣傳期,崔鐘顯就承受了許多負面批評。

 

各式各樣的人身攻擊都有,當時的崔鐘顯還因此難過許久。在那之後,鍛鍊肌肉並且節食減肥。

 

不只一次,劉昌炫都快要跟崔鐘顯吵起來,但往往在那人堅決得說:「我要證明給那些不看好我的人看,我要證明我也可以變得帥氣,讓他們無話可說。」之後,劉昌炫就無法再斥責對方。

 

因為很心疼,心疼這個弟弟承擔了那些他不該承擔的痛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伸了伸懶腰,崔鐘顯套上戲服,看了看手機顯示的時間。

 

6:34 AM

 

原來睡不到兩小時啊……

 

昨天結束拍攝回到宿舍就已經是凌晨了,宿舍裡的人早睡了,而且秉憲哥和Niel哥還很過分的在客廳相擁入眠。

 

可以不要在一個已經超過一星期沒抱到愛人的人面前秀恩愛嗎?!

 

想起劉昌炫,崔鐘顯難掩心中的心虛。昨天為了不要吃晚餐,趁著那人不注意就先躲到車上,那傢伙肯定氣翻了……

 

今天又是一大早的戲,想必是沒辦法吃早餐。崔鐘顯摸了摸肚子,從昨天晚餐時間開始就沒有進食,說真的還頗餓的,但工作要緊、還要保持身材,就先忍忍吧!

 

打開房門,崔鐘顯差點沒被劉昌炫嚇死。

 

那人就這樣站在門前,雙眼微張,不知道是不是站著睡著了。

 

「昌炫啊!你怎麼站在這裡?」雙手搭上對方的肩,崔鐘顯輕微的搖晃著眼前的人兒。

 

「嗯……?」劉昌炫萬分艱難的張開雙眼,映入眼簾的正是今天決意要堵到的崔鐘顯,讓他滿意地揚起嘴角說:「抓到了!」

 

mo?」沒聽見劉昌炫碎念了什麼,崔鐘顯一臉疑惑的看著對方得意的神情。

 

「拿著!」將手中的提袋塞到崔鐘顯的右手,劉昌炫難得霸氣的說出命令句。在對方低下頭想要一探提袋裡的東西時,劉昌炫模仿昨天李秉憲的行為,用力的在崔鐘顯頭上一敲。

 

「呀!劉昌炫!」礙於是清晨,崔鐘顯沒有大喊出聲,但還是委屈地看著對方。

 

嗚嗚,今天的昌炫怎麼這麼凶狠?

 

「這是不吃飯的逞罰!你以為我這麼好打發嗎?」

「我以後每天都會比你早起來幫你準備好一整天的食物!我看你怎麼躲!看你怎麼捨得不吃!」

 

得意地說出自己昨天想到的計畫,劉昌炫覺得世界上再也沒有人比自己更聰明了!

 

不料眼前的人竟然紅了眼眶,一副璇然欲泣的模樣。劉昌炫開始懊悔方才用這麼大的力氣去敲對方的腦袋,這下可好,把這傢伙跟自己不相上下的感性細胞給敲出來了。

 

正當劉昌炫手足無措的想著該說些什麼安慰對方時,就被崔鐘顯一把拉進懷中。

 

Pabo呀……」

「我會乖乖吃飯的,所以別再這麼早起了。」

 

劉昌炫雖然不像旻洙哥一樣愛睡,但這個時間點起床,對他來說就像是天方夜譚。想起方才那人站在門前的模樣,崔鐘顯的心裡又是一抽,因為捨不得,捨不得這自以為哥哥的傻瓜總是為了自己著想,而做出一次次的犧牲。

 

仰起臉孔,用下巴頂著那人的頭頂,試著讓快奪眶而出了淚水收回。

 

不能哭的,因為自己是要保護對方的那一個。

 

過了一會兒,崔鐘顯感受到口袋裡的手機傳來震動,想必是經紀人哥在催促自己動作快點。

 

但懷中的人兒早就把全身的力量都攤在自己身上,安穩的睡著了。

 

打橫抱起對方,走向對方的房間,輕輕的將那人放在床上,替他蓋好被,才戀戀不捨的轉身離開。

 

「鐘顯……」

「乖乖吃飯……不然……」

 

以為對方又醒了,崔鐘顯再度走回床邊,沒想到那人依然雙眼緊閉。

 

原來是在說夢話啊……

 

 

「乖乖吃飯……不然我會心疼的……」

 

輕輕的,崔鐘顯吻上那人的額頭。

 

帶著一點點依戀,飽含著滿滿的愛意。

 

 

 

 

「遵命!我的昌炫大人。」

 

 

 

R FIN

131230 16:48
        BY珮珮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