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歡這篇CP文嗎?

目前我正在籌備推出GOT7的短篇小說本《絆》。

如果有興趣,請戳直達車: https://goo.gl/Nurt2e

By珮珮

- - - - - - - - 

「金有謙?!你!宣美?合作舞臺?!」一如往常的吵鬧,帶著獨特的口音,王嘉爾滿臉震驚的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要叫努娜。」一旁的朴珍榮冷冷的提醒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早所有JYP NATION的表演舞臺就公佈了,每個人都有合作舞臺,也有特別舞臺的展現,顯然的王嘉爾是有點不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所有人都知道,不是不服的那一種,就只是因為對方是金有謙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才是Wild & Sexy,怎麼會是他和宣美一起表演sexy舞臺!」幼稚的指著金有謙,王嘉爾的砲火依然猛烈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對方似乎一點都不在意,臉上依舊掛著笑容,無關緊要的說:「哥要叫努娜啊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怎麼老針對有謙呢,哥你就別嫉妒了。」崔榮宰有意無意的走近金有謙,邊說話還邊看著金有謙,最後還不忘拍了拍對方的肩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崔榮宰你真是夠了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 礙於宣傳期還沒結束,朴珍榮也不好吐槽,只能在心裡默默的鄙視這弟弟的智商,直線思考也不是這樣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呀,誰要嫉妒那小子啊。」順手拿下帽子把瀏海往後撥,再度將帽子壓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哥,我也可以很Sexy的。」銀色的瀏海遮擋住笑眼,讓人覺得更加神秘,那笑容說與其說是燦爛,還不如說是危險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邊擦著頭髮,王嘉爾邊走出浴室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所有的通告行程就像是說好了一般,不僅僅是回歸期的簽售、舞臺、電台,還有其他綜藝邀約一次擁上。說不疲憊是騙人的,但內心的成就感也隨之增長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隨便撞了一下門,王嘉爾直接的走進忙內的豪華房間,絲毫不意外的看見BAMBAM躺在床上滑著PAD,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,王嘉爾忍不住開口:「已經一點了,你就別再滑了。」接著走向玻璃門隔間繼續說:「朴珍榮我洗好了,快去洗吧你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只見那人慢條斯理的坐起身,半瞇著眼抽了件內褲就走出房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金有謙呢?」從一進房間就沒看見那小子的身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有謙他剛剛出門了,說要跑一下再回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現在?」淩晨出門跑步,那小子是腦袋撞到了嗎?

        「有和路容哥說一聲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有喔,因為有謙是說要減肥,所以路容哥就肯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沒有繼續問下去,王嘉爾默默的走出房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那小子不知道是在想什麼,明明還在發育期卻還是不斷的節食減肥,不就是一點嬰兒肥,再過一段時間就會消了,就不知道是在急什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早餐因為趕行程幾乎都沒再吃,午餐總是隨意吃個兩口,晚餐根本都不吃。有事沒事都在健身或運動,這樣身體怎麼受得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王嘉爾決定好好唸一下這小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若說BAMBAM讓人想要疼愛他的魅力是滿分,那金有謙就一定是負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先別說樣子沒有忙內的可愛感,光是那中二到不行的個性就讓人受不了,說是白目似乎還有點抬舉,簡直沒有眼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人總是如此,在看別人的缺點時,像個偵探,抽絲剝繭一個都不放過。反觀自己就像個瞎子,什麼都看不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此時此刻,王嘉爾就是個實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用毛巾擦了擦額間的汗,金有謙一邊用腳隨意的脫著鞋子,一邊喘著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緩慢的移動到客廳,順勢躺下。現在自己終於懂了,為什麼珍榮哥喜歡躺在客廳的地板上,背後傳來沁涼,舒服極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是跑了整個首爾嗎?都幾點了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頭頂傳來熟悉的責備聲,金有謙張開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王嘉爾肩上掛著毛巾,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,臉上寫滿不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知道王嘉爾的腳對著自己的頭頂,金有謙難得知道「眼力」兩個字怎麼寫,心裡雖然想說:「哥,你從這個角度看上去好高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但還是硬生生把話吞了回去,揚起了微笑說:「哥還沒睡啊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知道現在幾點嗎?你知道明天幾點有通告嗎?你知道我們要幾點出門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哥,你知道你現在超像在範哥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現在大概兩點吧,我等等洗一下澡很快就睡了,運動一下也很好睡啊。」一個旋轉起身,金有謙俐落的盤坐在地,稍微安全的感覺讓他著實鬆了口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現在快三點了,你到底是跑去哪了?!一整天吃東西沒幾口,還這樣運動,是想拖累大家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哥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知道叫哥,卻不知道要聽話嗎?」人在盛怒時,似乎會發揮出比以往更加堅強的實力。王嘉爾此時的韓語能力絲毫不像個外國人,這讓金有謙大開眼界,連句吐槽或中二的話都吐不出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這樣還想上臺嗎?還是想要昏在臺上出鋒頭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哥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好像總有些時刻,人是無法用言語表達自己心中的曲折感受,那種有話說不出的感覺,會讓人覺得喘不過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對方說的話一向難聽,有時還會口出惡言,用極度兇惡的語氣說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對所有人都是如此,而對自己,更是變本加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是啊,自己卻連一次都沒有不快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因為對方是Jackson哥啊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聽話就算了,我要去睡了。」看見金有謙略顯脆弱的眼神,王嘉爾瞬間發現方才的言語過度激烈,但又拉不下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於是選擇逃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左手卻被那毛小孩拉住,與其說是拉住,還不如說是輕輕的扣住。是那種能輕易甩開的力道,但王嘉爾選擇停下腳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哥,對不起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轉身看著總是嘻皮笑臉的金有謙,那人臉上早已沒了笑容,垂著眼,靜靜的吐出道歉的言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呀,你這樣看起來就是個孩子,真的能和宣美一起表演合作舞臺嗎?」語氣一貫輕挑,王嘉爾不客氣的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哥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 還沒聽清楚對方碎唸著什麼,王嘉爾就被突如其來的力道拉了過去,雖說有著強壯的下盤,但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,還是被拉倒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呀,你想死嗎?」雖然在被拉下去的瞬間有反應過來,但還是成了四肢著地的尷尬姿勢,王嘉爾瞪著方才還覺得有些可憐的自家忙內,咬牙切齒到達一個極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呵。」輕笑出聲,金有謙看著距離自己不到30公分的臉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笑什麼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本來想要起身好好教訓這莫名其妙的小子,沒想到那小子動作更快,一手壓住自己的後頸,那張嬰兒肥尚未退去的臉龐,一瞬間放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哥,真的很SEXY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但我會比哥更加SEXY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所有人都站在舞臺上,不真實的感受混合喜悅,今天就是首爾場演唱會的第二天了,安可曲一結束,一切就劃下句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金有謙隨著音樂蹦蹦跳跳,而一切都收進了王嘉爾眼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不是不知道對方的這兩天的表現,那小子似乎真的達到那天的承諾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可是啊,自己才是Wild & Sexy

 

        或許是自己在恍神,不知何時王嘉爾就站在自己前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那人眼神散發著渾然天成的自信,跳著那一成不變的招牌舞步,一點一點的朝自己靠近。肢體間彷彿訴說著:「我才是Wild & Sexy 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高漲的情緒帶領著舞步,一模一樣的動作,金有謙朝著王嘉爾逼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這舞臺上,在這瞬間,彷彿就只有彼此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吶,哥!我會趕上你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跟隨,就是種看著你的習慣。

 

 

FIN*140829 23:32

珮珮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