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:牛島若利X及川徹 (此篇牛若視角)

        時間設定:春高代表決定賽剛開始 = 漫畫108話   (亦有穿插回憶)

    

 

無法理解。

對於及川徹,我始終無法理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與及川交手至今已經邁向第六年,從初中開始他卓越的二傳實力,就讓所有人驚艷,在同輩之中能有勁敵是件令人興奮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這一點,我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 縱使及川是縣內最強的二傳手,即使他可以讓隊上所有人發揮100%的實力,我們之間還是有著差距。從那時我就知道,卓越的幼苗需要肥沃的土地,才能長出豐碩的果實。

        我從未想過要離開白鳥澤。

這是屬於我的地方,不需要過多的團隊合作,球場上也沒有過多的團結,以及過份的個人自我意識。不互相干擾,最後拿下分數,達成目標。

唯有知道自己的強大,才能成為強者,做出正確的選擇。

而及川似乎永遠都不懂這一點,初中畢業後選擇了青葉城西,再度和岩泉待在同個隊伍。

 

「不覺得自己選擇錯了嗎?」升上高一的第一次交手,在體育館的走廊上與及川相遇時,我忍不住開口。

比賽的結果就像是重複著初中的賽事,即使隊伍從北川第一變成了青葉城西,不變的勝利依舊掌握在我手中。

「下一次我會贏的,我會證明錯的是小牛若你喔~」及川露出一貫的笑容,用以往的輕浮口吻說著。

「不要這樣叫我,及川。」這樣的他總讓我感到厭惡。用充滿防備的笑容,偽裝出大器,訴說著違背心意的親暱。

就算眼底滿是倔強,卻還是忍住淚水。

這樣的語氣,那樣的表情,所有的所有都讓我難以忍受。

「只有到我身邊,你才會是最強。」我往前走去,在及川錯身的片刻,停下腳步,「你渴望的勝利,我會一直握在手中。」

「但你,沒有奪走的能力。」

 

在那之後的比賽,及川帶領隊友的能力不斷上升,與岩泉的默契更是沒話說。每一次的交手,他的眼裡都投射出對勝利的渴望。

這六年來,他一次又一次的向我宣誓勝利,卻從未成功過。所有他傾注的努力,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證明,卓越的幼苗培育在一般的土地上,原本該豐碩的果實,最後也只能趨向平凡。

而他那輕浮的笑容以及偽裝,也從未消逝。

直到現在,我們迎向高中最後一年的比賽,他的臉上也從未表現出悔恨,每一次比賽也都興致勃勃的說要奪取勝利。

我的扣球足以打破青城的攔網,足以終止及川所思索的每一步,卻不足以讓他選擇站在我身旁。

結束了訓練的長跑,身後還是沒有任何人。我拿起毛巾擦去汗水,也結束了有些混亂的情緒,無論如何我是不會輸的。

 

「我會打敗你去參加全國賽的!」

「如果及川學長是縣內最強的二傳手,那超越他的人,會是我。」

 

腦海閃過先前所聽見的話語,而一切似乎就是和及川脫不了關係。

從一開始到現在,注視著及川的,就不只我一個。

同樣是被肯定的選手,站在同個高度上,自然知道被注視是怎麼樣的感受,但注視著別人,似乎就沒這麼簡單了。

「比賽前最後的長跑練習,你還是這麼認真啊,若利。」天童拿起毛巾,一邊擦去額上的汗一邊說著。

「是你們太慢了。」

春高代表決定賽即將開始,勝者就能代表宮城縣出賽。決賽圈的對手想必又是青葉城西,但無論對手是誰,最後勝出的都是我。

握在手中的勝利,我從未想過要交給其他人。

即使站在對面的人,是及川。

 

體育館裡充滿人潮,吵雜的空間裡卻讓人異常的平靜。

「唔啊!」背後傳來撞擊的力道,那人想必是在完全沒有預料的情況下撞到自己,發出了驚嚇的叫聲。

「……日向翔陽。」轉頭一看,沒想到是暑假宣示著要打敗自己的人。而在那人身後的不是別人,「還有及川、岩泉啊。」

沒想到會和對方相遇,而及川似乎也一樣驚訝,但在驚訝過後又擺出了一臉不耐的神情,和岩泉竊竊私語著。

「對你們來說,這是高中最後的大賽了,祝你們好好發揮。」會打進全國賽的,終將是白鳥澤。

「真是讓人火大呢!」及川拉長了聲音,同時也瞪大了眼睛。

一旁的岩泉也擺出同樣的表情,咬牙切齒的開口,「我們會晉級全國的,所以還不是最後的大賽啊!」

全國?

「能進全國的代表權,只有一個吧?」話一說完,眼前的兩人表情似乎又更加扭曲。

「會、會贏的是烏野!」好一陣子沒發出聲音的日向翔陽開口。卻在開口後邊發抖邊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,「咿咿!啊……不是……那個……」

他邊說邊後退,不料又撞上另一個人,「誒?!」

不想再重複理所當然的話語,我轉過身,「不管是誰的挑戰,我都會接受的。」只要能站在我的面前。

但前提是,必須打敗及川。

「這次又會是白鳥澤勝出吧。」

「是啊,誰叫青城是萬年第二呢。」

周遭的閒言閒語始終沒有靜止的ㄧ刻,就算訴說的是理所當然,也還是讓人感到不快。

「及川也只能在縣內聲名大噪吧,畢竟他從沒贏過白鳥澤。」

「最佳二傳手又如何,不過是手下敗將。」

「那你有贏過他嗎?」忍不住停下腳步,我看著陌生的臉孔開口。

似乎是沒預料到我會停下,眼前的兩人瞬間僵直,臉色也十分難看。

但球場上的成王敗寇本來就是如此,即使再怎麼的刺耳難聽,也沒有反駁的空間,可此時此刻的我,就是想要說些什麼。

及川是我所肯定的二傳手,是可以與我一同迎向勝利的存在。

「若利!你怎麼還在哪啊?快點過來,要輪到我們熱身了。」天童在前方喊著,看來我真的耗了很多時間。

「『手下敗將』只有勝者,才有資格說。」及川,也只會輸給我。

        我再度邁開腳步,走向屬於我的隊伍。

「在廁所遇到誰了嗎?怎麼去這麼久啊。」天童試探性的詢問,好奇的語氣在此時也讓其他隊員紛紛聚焦。

而我看著前方那熟悉的湖水綠球衣,想起了方才所聽見的揶揄。

「沒什麼。」不想再想起那令人不快的瞬間,我收回視線,走向比賽場地。

「青城的比賽在B場地呢~」身後的天童笑著說。

 

「下一次我會贏的,我會證明錯的是小牛若你喔~」

 

這可是你最後能向我證明的機會,及川。

 

 

 

FIN.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