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:黑尾鐵朗X月島螢 (此篇月島視角)

           時間設定:春高首輪預選賽前= 漫畫85話後,98話前

    

 

沁涼的自來水沖刷著手掌,將水捧起潑在臉上,這樣的感受讓人舒坦許多。

或許是每一天都聚在一起打練習賽,時間的流動感覺特別的慢,在這短暫的時間裡,自己似乎也有些不同。

所有的變化,從自己踏入「第三體育館」的那一刻,就開始不斷的轉動,連以往的想法,也不再肯定。

雖然還沒找到真正的答案,但至少現在的我,想要變強。

關上水龍頭,我拿起掛在肩上的毛巾擦臉。森然位處山區,氣溫已經比起其他地方低了許多,但在這樣的夏日裡,還是熱的可怕。

「呦!小月!」如果沒有這次的東京遠征,我想我永遠都無法真正的理解,什麼叫做陰魂不散。

「就說的不要這樣叫我。」看向站在不遠處的他,還沒戴上眼鏡的視線有些模糊,讓我難以辨別他的神情。

他逐漸的走近,而這樣的畫面,讓我想起上一次遠征時的巧遇。

不一樣的地點,類似的場景,一樣的人和逐漸改變的氣氛。

「我還以為,我們已經夠熟了呢。」隨著距離的拉近,他的一貫表情也映入眼簾。想當初對於他不斷投注的目光,我總覺得不自在,但在近期的相處下,也逐漸趨於平常。

他是隊上的司令塔,習慣觀察周遭的每個人,這就像是種本能。

而我正好也是個副攻手,他所投射的目光才會如此灼熱吧。

沒有搭理他的話,我伸出左手拿起方才放在洗手台上的眼鏡。正要戴上時,手背卻傳來微熱的體溫,我疑惑的抬起頭,看著離我越來越近的黑尾。

過近的距離,讓視線難以對焦,我難受的眨眨眼,而他的話語也伴隨著氣息拂上我的臉,「不要動,你的臉上有線。」

就算是要幫我拿掉臉上的線,也不用靠這麼近吧……

正想要反駁他的同時,我感受到右臉被捏了一下。

「好了。」

原本被抓住的左手重獲自由,而張開眼時,他已經向後退了一步。

他的表情依舊,眼神也直勾勾的看著我。對上他眼,我試圖找出些許的線索,卻還是越來越疑惑。

而這個問題,怎麽也開不了口。

「果然,你還是個小鬼嘛。」像是察覺到了什麽,他難得的沒有露出狡猾的笑容,伸出手就想揉我的頭髮。

這幾天的練習,倒是讓我們培養出一點默契。早料到他會做什麽動作,我側過身,語帶諷刺的說:「畢竟,我還年輕嘛。」

「小黑,比賽要開始了。」身後傳來研磨學長的聲音,我轉過頭看著他,他就站在走廊處看著我們。

頭頂傳來一陣力道,黑尾不知何時已經站到我的身旁,用右手用力的揉著我的頭髮。可惡,是我大意了!

「少裝大人啦,這樣只會更可愛喔!」沒有在我身旁停留太久,他繼續走向前。沒有轉頭,他邊走邊喊著:「小月。」

明明一開始連我的名字都不記得,還好意思叫的這麼親密。

抬起頭,我看著沒有多餘雲朵的天空,回想著那天晚上所發生的一切。

 

「啊!等一下那邊那個!」

「烏野的!」

「戴眼鏡的!」

「能不能過來幫忙攔網啊?」

右手邊傳來叫喚聲,本以為與自己無關,但接連的特徵都與自己相符,我只好停下腳步。那聲音並不陌生,但就算知道對方是誰,也不代表是熟識。

尤其是他所投以的目光,就像是種觀察,同時也剖析著自己的行為。

黑尾鐵朗,音駒的三年級副攻手,在場上就像是座司令塔,指引著隊伍的方向。但為什麼?他所注視的不是日向、影山,不是其他更有能力、更有光環的人,而是自己?除了空有的身高,就一無所有的自己。

轉頭看著他,汗水就附著在他的額間,那永遠都保持著同樣高度的黑髮,也依然不受汗水的影響,繼續保持著那有些搞笑的造型。

而一旁站著梟谷的主將木兔,他的髮型也不惶多讓。

總之還是先離開這裡吧,總覺得要是被留下來,就沒這麼容易解決事情了,「啊,我已經結束訓練了,先走了。」

「沒有攔網,練習扣球一點意義都沒有啊!拜託了!」

在這之前,自己從未與木兔交談,唯一的交流就是練習賽,而自己也沒有真正的攔下他扣球,這突如其來的請求,讓我感到為難。

而一旁的始作俑者,正眼帶笑意的看著我,一股煩躁感瞬間油然而生,「為什麼找我啊?梟谷的人呢?」

「因為木兔學長的扣球練習總是沒完沒了,所以大家一結束練習賽就逃跑了。」回答我的是梟谷的二傳手赤葦,無論在場上還是在場外,都給人一股安定的感覺,但就算是這樣,我……

似乎是看出我的動搖,黑尾接著開口,還不忘伸出手指,指著那趴在地板上的人,「我正忙著陪訓這傢伙。」

那人沒出席之前的練習賽,據說在那時他還只是個初學者,而現在雖然會有些接球的失誤,但整體上來說,是個亮眼的副攻手。

「我都說了,我來攔網!」

「少廢話!作為音駒的守發球員,至少要有接球的基本水平啊!」

難以理解現在的情況,讓我想走又無法邁開腳步,簡直尷尬到了極點。

他們的對話持續著,但我也沒有想要參與。

直到黑尾吐出那句話。

「身為一個副攻手,連基本的攔網,都做不到嗎?」

排球對我來說,不過就是社團活動。

但面對這樣的輕視,我就是無法不動怒。

踏出腳步,但這次的方向不是宿舍,而是「第三體育館」。

 

「呼--」吐了一口氣,我坐在床上,仰頭看著天花板。

果然,還是自己家裡最舒適。

結束了第二次遠征,接下來就是春高的首輪預選賽了,這是首先必須拿下的目標。對於自己突如其來的想法,我有些驚訝。

從一開始認為這只是社團活動,到了此時此刻看似理所當然,卻顛覆以往的想法,究竟是因為什麼,而改變的呢?

拿起毛巾將頭髮擦乾,撥動頭髮的動作,讓我想起那天午後,明明只是幾天前的事,此時此刻竟然有種隔了很久、很久的錯覺。

 

「少裝大人啦,這樣只會更可愛喔!」

「小月。」

 

正想將一切趕出腦海,但那些對話卻在腦海中反覆的播放,我的情緒也越來越煩躁。一旁的手機似乎正呼應著我的心情,傳來不間斷的震動聲。

打開手機,螢幕上顯示的字讓我皺起眉頭。

這傢伙,什麼時候動的手腳?

「喂?」

「呦!我就知道你一定還沒睡,小月。」電話那頭傳來黑尾的聲音,讓我只想趕快掛斷電話。

「有什麼事嗎?」

「我們畢竟也朝夕相處了一星期,我怕你會想我。」

「就這樣?」

「就這樣。」

嗶--

按下掛斷鍵,我把手機丟在枕頭上。

嘖,有什麼好想。

眼睛有些刺痛,似乎提醒著我,該睡了。

起身關掉大燈,鎖上房門,我倒在床上,順手拿起手機想設個鬧鐘,卻看見一封來自黑尾的未讀簡訊。

半瞇著眼,我猶豫著該不該打開簡訊。

隨著意識越來越模糊,眼皮越來越沉重,我單手拉起被子,另一支手依舊拿著手機。拿下眼鏡,做足了心理準備,我按下手機按鍵。

 

來自:最帥氣的黑尾學長

主旨:直接掛電話也太沒禮貌了!

內文:晚安。

 

呵,晚安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