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:二口堅治 X茂庭要

        時間設定:伊達工業高三已離隊,二口接任隊長至的第一輪春高預遠賽前。

        七夕設定:傳統七夕﹝國曆八月﹞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雖然說是傳統,但不覺得有點傷感嗎?」鬆了鬆領帶,果然又是少了黃金川,多了說要引退卻總是出現的,「茂庭學長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這可是優良傳統啊,有什麼傷感的!」像是在訴說自己的得獎記錄,他驕傲的抬高下巴。

        一群大男人的,集體到神社許願、逛祭典的,能不傷感嗎?

        時間也過的真快,六天後就是春高預選的第一輪預賽,一切就像是歸零後再慢慢累積,所有的不確定因素,都會是比賽的致命傷。

        那可不是許願就可以解決的。

        「二口學長,黃金川到了喔。」作並謹慎的開口,身後的黃金川喘的上氣不接下氣,似乎還想要開口說些什麼。

        估計又是和遲到毫無相關的懲罰,真想知道這小子的腦袋到底裝了什麼。

        不,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一年級的跟好,出發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伊達工業排球部的傳統,就是每年七夕都要集體參拜神社,由隊長帶領隊伍祈求接下來的一年比賽順利。去年的自己,還是跟在後頭的一年級生,沒想到今年卻當了隊長,怎麼想都覺得複雜。

        適不適合這種事,自己是最清楚的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 「二口,你就別鬧彆扭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啥?」

        說好了要一起迎向勝利,卻早一步離開隊伍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把重擔丟到了我身上,卻又時不時回來觀望,放心不下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怎麼可能鬧彆扭,茂庭學長你不是最清楚我的個性嗎?」所以才硬是選了我,而不是青根。

        雖然是夏天,但夜晚依舊吹起了涼風。身後隱隱約約傳來一年級生互相打鬧的聲音,彷彿是另一個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而茂庭學長似乎感受不到那明顯的界線,先是轉頭輕笑,再緩緩開口,「你覺得,我為什麼常常單獨回社團呢?」

        「誰知道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那你覺得,是誰決定要由你來接任隊長的職務呢?」

        「我不想知道。但理由的話,大概知道一點,不就是因為我是個囂張的學弟,你們想要看我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「你明明知道不是這麼一回事,不是嗎?」沒讓我講完話,他用手背揮向我的額頭,「隊長可是要帶領所有人的指標,決定人選怎麼可能開玩笑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是大家一起選出你的,三年級全數通過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大概是我見過最彆扭的人,卻也是最純粹、簡單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像現在,假裝鎮定什麼也不說。

        我大概不是一個很棒的領導者,在球技上能說嘴的就只有經驗,但所有人選擇相信我。那怕是態度最囂張的二口,我也感受得到他對我的依賴。

        隊長是隊伍的指標,在緊張、迫切的狀態之下,需要那令人懾服的冷靜。

        二口在與烏野的比賽,徹底地展現了這一點。當然,他的整體能力更不在話下,在所有的二年級生中,沒有人比他更適合扛起這個重擔。

        但自從三年級引退,到他正式接任,那個囂張又惡劣的二口,卻漸漸消失了。伴隨著他一貫的冷靜,成了泡影。

        這些都是我不時回來觀望的理由,只是這樣的行為似乎是嚴重的反效果,大概讓他覺得自己不被信任了。

        而過往的依賴也是種習慣,一旦被打破,便是背叛。

        在這樣的情況下,撐了兩個月,不累嗎?

        「二口,你就別鬧彆扭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啥?」他面露不屑的看著我。偏偏這個樣子才像是真正的他,還真是好久不見,「我怎麼可能鬧彆扭,茂庭學長你不是最清楚我的個性嗎?」

        這不就是在鬧彆扭嗎!忍住想要吐槽的衝動,是該好好的和他解釋清楚,畢竟都兩個月了,什麼都沒說,反而造成更大的誤會,「你覺得,我為什麼常常單獨回社團呢?」

        「誰知道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那你覺得,是誰決定要由你來接任隊長的職務呢?」

        「我不想知道。但理由的話,大概知道一點,不就是因為我是個囂張的學弟,你們想要看我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沒聽完他想說的話,也沒有聽完的必要,我伸手一揮,打斷他一連串的負面思考,「你明明知道不是這麼一回事,不是嗎?」

        明明是個對自己有自信,又帶點驕傲的人,怎麼可能不懂,「隊長可是要帶領所有人的指標,決定人選怎麼可能開玩笑。」

        對上他的眼,看著這個個頭比自己高,也還在穩定成長的學弟,「是大家一起選出你的,三年級全數通過。」

        就和他一年級,第一次被選為先發時一樣,他的瞳孔充滿了驚訝,卻也燃起了雀躍。訴說著想要好好表現,想要證明被選擇的自己,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    走在後頭的所有人,不知何時已經安靜下來,表情卻十分鎮定。而青根也在與我對到眼的瞬間,微微的鞠躬。

        天色早已暗下,街邊的燈籠讓祭典的氣氛更加濃厚。前方就是熱鬧的祭典攤位,今年就稍稍更改順序吧,「現在時間六點五十,我們八點統一在神社前集合,快去買點東西吃吧!」

        「是!」一陣歡呼聲後,所有人都跑向攤位,只剩二口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 「二口,你該不會哭了吧。」有沒有這麼感動?

        轉過頭來,他用他一貫的表情,搭配惡劣的語氣,「才沒有!」

        這傢伙,真是不可愛。

        「要一起去神社嗎?」現在去的話,應該還是要等一陣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 「現在?」

        「對啊,有另外想許的願望,分開來許願,感覺比較虔誠。」說不定真的可以實現。

        「茂庭學長,你還真像女的啊。」他用手半掩著嘴竊笑,又回到了討人厭的惡劣模樣。會擔心他的人真的是笨蛋!

        「剛剛疑似哭鼻子的還不知道是誰。」我小聲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 「嗯?茂庭學長,你說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 邁出步伐,我對著滿街的喜慶,也對著身後反差極大的他說:「我說快點走吧,許完願我要大吃特吃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光線閃爍,橘黃色的光讓夏季的夜晚顯得溫順。

        簡單的許完願,張開眼,才發現眼前的一切,從未改變。

        此時還是覺得有些難堪,像是小孩在鬧脾氣什麼的,還讓茂庭學長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 也擔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 看向身旁的他,雙手合十,連雙眼也緊緊閉上,口中唸唸有詞的,大概是許了什麼會讓神明很為難的願望。即使燈光時暗時亮的變換,他眼下的青黑色還是略顯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 明明課業壓力這麼大,還是為了不成材的繼任隊長跑回社團,還真是笨蛋。

        「好了!」像是完成了什麼大事般,他將手往上伸展著肢體。

        「許個願望也這麼久,說肚子餓的到底是誰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說得越詳細和神明也就越親近,二口你還太嫩了,……」搖搖手指,他轉過身ㄧ邊小心越來越洶湧的人潮,ㄧ邊碎念著。

        至於說了什麼,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,「所以,去年許的願望有實現嗎?」

        「當然,別小看神明大人,他實現過我很多願望耶!」私毫沒有發現自己誇大的語氣,他接著說:「我去年就是說得不夠詳細,願望才實現得有點階段性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願望?」

        「希望二口可以超越我。」他停下腳步,抬頭看著我,「你看,這願望不就實現了。雖然有點波折,但你已經完完全全超越我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現在的隊伍算是超越嗎?」失誤不斷,表現又時好時壞。

        「才兩個月,每位替補三年級空位的選手,都開始有了自己的風格。就算隊伍不夠成熟,也是全新的改變。」轉過身,他抬頭看著夜空,「去年的我,在這個時候可沒做到這件事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 明明是學長,卻一點也沒有學長的架子。總能適時鼓勵所有人。

        這樣的你要怎麼超越?但你卻說我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 還說,希望我可以超越你。

        「嘿,我都說了我去年的願望,你是不是也該交流一下?」見我沒有回答,他再度開口:「但我想聽今年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 空氣中混合了各式食物的味道,四周的吵雜也從未停止,每年都大同小異的祭典,實在很難有記憶點。但我想這一次,就算是多年後,我也不會遺忘。

        「用去年換今年,不覺得太貪心了嗎?茂庭學長。」忍不住勾起嘴角,我往前踏了ㄧ步,「這需要打折,我就說ㄧ部分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哪有這樣……」他懊惱的轉過身,卻被站在身後的我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希望。」我低下頭,而茂庭學長的表情依舊呆滯。

        瞬間加深的笑意,讓我的聲音也開始發抖,「希望茂庭學長不要一直跑社團……」好好地準備課業,考上心目中的理想學校。

 

FIN.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