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:鬼使黑  x  鬼使白

 

- - - - - 

        陽光灑落,在山林之間增添明亮的色彩。

        四季的變換是如此明顯,也難怪孩童喜歡在自然萬物中探尋線索,任何的發現都能使他們驚奇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 看著那一黑一白的小小身影在樹林間穿梭,時而彼此追逐,時而停下腳步不知道在說些什麼,隨後傳出笑聲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只是這樣看著,他們就像一般的孩童,對世間萬物充滿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 是啊,就算有了見習鬼使的身分,他們也不過是孩子。對於世界還有許多未知,渴望藉由自己尋得答案,建立與世界、他人的連結。

        「真難得啊,認真工作的鬼使白竟然沒有催我去工作,反倒是和我一起坐在樹下乘涼。」戲謔的語氣、慵懶的態度,以及那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性格,換作陽界的比喻,大概就是數十年如一日。

        但時間對我們來說,終究是沒有意義的。

        三界之中並無所謂的時間差,可對於亡魂來說,一切都是虛無。在體驗虛無的同時產生執念,執念使亡魂留在原地,影響著不屬於他們的世界,甚至造成陽壽未盡的人枉死。

        替脫離肉體的亡魂引路至冥界,去除破壞三界秩序的惡靈,就是鬼使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 但鬼使和亡魂又有什麼不同呢?我們都失去了擁有時間的權力。

        也不再擁有與世界連結的可能,更別說是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不過是休息一刻,別說的好像我們以前都沒在休息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還不是沾了那兩個小鬼的光。」他那略帶抱怨的語氣,參雜了些許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 今日聽從判官大人的指示,在這座山尋找已經妖化的惡靈,但怎麼都找不到線索,與其在此耗費更多時間盲尋,還不如早些回冥界取得更詳盡的訊息。

        這座山少有人煙,因此環境未遭受破壞。兩個小的雖然沒有說出口,但那想要一探究竟的渴望,都顯現在臉上。

        最終,自己給了他們一刻的時間。

        「他們兩個比我們那時還小呢。」此刻的所有記憶,都是從擔任鬼使開始。模糊之間清醒過來,自己就成了亡魂的引路人。

        迷茫之中引渡亡魂,看著人死後的面貌以及生者面離死別的痛苦。但無論這之中有多少不捨與傷悲,都是自己難以參與、理解的。

        死亡是生命此生的終點,卻也是邁向來生的起點。

        他沒有立刻回話,目光則投向遠方,「但我們一起生活的時候,就是他們現在這個年紀。」

        在我腦海中的我們,和他的始終不同,「我說過了,我沒有那段記憶。」

        甚至懷疑,他口中的我們是否真的存在過。

        從一開始,就只有我。在冥界與陽界之間穿梭。

        一切理所當然的發生,前任鬼使告訴我,他完成了我的願望,也消去我的記憶。從此以後,我就是維持三界平衡的鬼使。

        鬼使白,是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 對於過去一無所知,對未來也就沒有執著。

        這大概就是鬼使需要被洗空記憶的原因,無牽無掛無所執著,才能面臨所有生離死別,抹去那些會破壞平衡的執念。

        鬼使不屬於任何一界,卻維持著三界的平衡。飄渺無根的身分,伴隨著長久的孤寂與空虛,尋找繼任鬼使,成了逃脫的最佳選擇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不管你記不記得,你永遠都是我的弟弟。」轉過頭,他看著我。

        那鮮豔如血的紅,刻畫了我們此刻的身分,卻也讓我想起他還是亡魂的樣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――――

        ――――――

 

        昏暗的屋裡不時傳來水滴落的聲響,規律且清脆彷彿樂歌,營造出愜意、輕鬆的氛圍。

        是雨季。

        屋子建在山林之中,山上天氣多變,也難怪屋頂受損嚴重。

        屋外下起了大雨,屋內則是場小雨。

        沒有過多的擺設,僅有一張木板床,早已歪斜的方桌,及兩張板凳。地上隨處可見積水,甚至有幾個小水窪。

        方桌上擺放一疊紙,紙上的字早已被滴落的水滴暈開,看不出原本的形體,留下一個又一個的墨漬。

        一切平靜、祥和,感受不到妖化現象,難以想像這裡禁錮了惡靈。

        無法言喻的感受不斷堆疊,所有的違和感與過去引渡亡魂的經驗交互參雜,在這之中竟然還伴隨著熟悉?

        「是誰?」低沉的嗓音劃破寧靜,是惡靈。

        閉上眼我揮動手中的旗幟,驅趕先前的混亂,旗幟上的火焰使惡靈現形,在這又窄又潮濕的屋裡,他就縮在角落。他的形體早已不全,附著在地板以及牆上,僅剩下那用紅繩束起的黑色長髮,及慘白的面容勉強看得出他原本的模樣。

        看來是他對於這棟屋子的執念,使他妖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看見如此平靜的妖化,沒有撕牙裂嘴哭喊聲,沒有被捕食的靈魂或弱小的妖怪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是鬼使,要把你引渡到冥界。」已妖化的惡靈到成妖之前的階段,是最危險的時刻,極有可能失去控制,造成空間扭曲,產生界於三界之間的縫隙。

        已經妖化的惡靈,無法像一般亡魂,在三途川旁等候到達彼岸接受審判。而是要接受淨化,承受撕裂魂魄的痛苦,唯有消除妖化的部分,才能被引渡到三途川旁。在消除妖化的過程中,極有可能造成魂魄有所缺陷,並且影響來世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不會走的,我要等我弟弟回來。」波動隨著聲音的傳達增強,原本正在滴落的水滴瞬間靜止,室內回歸寂靜。

        據判官大人所說生死簿的記載,此惡靈名為黑,僅有十二年的陽壽。生前飽受虐待,一年前餓死在家中。

        至於他的弟弟白,在十一歲時也就是前年,因病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 已由前任鬼使引渡至冥界。

        「你弟弟的陽壽已盡,兩年前就被引渡到冥界了。」握緊了旗幟,我向前走了兩步,看來戰鬥是在所難免的。

        「他說過會回來的!我會在這裡等……」他猛然張開雙眼,本以為他會朝我攻擊,沒想到他卻一臉茫然的看著我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――――

        ――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水滴再度滴落,他的瞳孔是深邃的黑,好似所有說不盡的故事都藏在裡頭。

        空間劇烈的搖晃著,細小的水滴不斷的落下,原本已經與房子相連妖化的亡魂逐漸脫離,從那黑色的髮到慘白的臉,一點一點開始形塑,最後換化成人形。

        「你回來了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那些我不知道的過去,如同我不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 無論是真是假,都是惘然。

        總有股熟悉感牽引著自己,但空白如紙的記憶,就像層薄霧遮擋了一切,哪怕是再努力,也無法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 每當他提到小時候,每當他說我永遠是他的弟弟……

        「白童子、黑童子,該回冥界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眼前的他們與我們是如此相似,頂著鬼使的名號,重複做著相同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 亡魂還有來世,而我們僅有此生。

        聽見喊聲後,兩個小小的身影停止原本的交談,接續跑了過來。白童子跑在前頭,貌似捧著什麼。黑童子則一手拿著短鐮,一手撐著短旗跑在後頭。
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跑到了我面前,白童子邊打開合十的手掌邊提出疑問:「鬼使白大人,您看看這是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 粉色的花瓣躺在白嫩的手掌中,花瓣的尖端有明顯的花缺。

        「真是小鬼,連這個都不知道?」絲毫沒有客氣,鬼使黑理所當然的靠了上來,一手搭在我的左肩,下巴則靠在我的右肩,「這是櫻花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櫻花?」看著手中的櫻花花瓣,白童子先是愣了一下,隨後轉身和黑童子說:「這是櫻花!跟著我唸櫻――――。

        「嘿,你這小鬼教了幾次之後倒是挺上手的。櫻花可是春天……」話才說到一半,原本輕鬆的氣氛瞬間轉為緊繃,「小鬼!快把花瓣丟了!」

        此時已是陽界的九月,自然不可能有櫻花。足以解釋這櫻花瓣的,只有我們尚未尋得的妖化惡靈。

        花瓣掉落在落葉堆上,妖氣便開始湧現。粉色的半球形結界壟罩著我們,宛如笑聲的波動,干擾著心緒。

        揮動旗幟,我嘗試著去除結界,但空間已經開始出現扭曲,單憑我的力量實在難以突破,只能和鬼使黑一起試試了。

        剎那間,一道白光從白童子腳下湧起。

        眼看就要吞噬他了,偏偏他手中沒有可以自保的短旗。

        只見黑童子沒有任何猶豫,朝著白光揮動手中的短鐮。

        「黑童子!住手!」雖說黑童子的力量強大,可以徹底的清除亡靈已經妖化的部分,但他還沒學會如何控制,別說他有被反噬的危險,就連一旁的我們也難以倖免。

        白光散去,但天空依舊被粉色的結界壟罩著。

        「該死的小鬼,沒辦法控制力量還這樣胡來。」扛著失去意識的黑童子,鬼使黑抱怨著。
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白童子撿起了短旗,朝著方才湧出白光的花瓣揮去,「鬼使黑大人、鬼使白大人!只剩這裡的空間尚未扭曲。」

        放下黑童子,鬼使黑舉起黑鐮,「結界就交給你們了,那種麻煩事不適合我,至於這個失控的惡靈,就交給我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 或許是方才黑童子靈力的波動影響,讓原本隱身在結界範圍中的惡靈顯現了形貌,半透明的姿態,就附著在球形的結界上。

        閉上雙眼將靈力集中在旗幟上,我說:「惡靈就交給你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當然,我還想回冥界休息久一些。」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TBC.

- - - - - -
《此情可待》- 鬼使黑x鬼使白 限定小說本 詳情 https://goo.gl/zRzf6q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