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:鬼使黑  x  鬼使白

 

- - - - -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汝想好願望了嗎?」閻魔大人優雅的嗓音使氣氛變得莊嚴。

        下定決心後,我就被鬼使帶到了審判庭,只要我和閻魔大人說出願望,她就會替我實現,同時消除生前的記憶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希望哥哥可以隨心所欲的生活。」

        在前往鎮上的路途中,牛車不慎翻覆,車伕陷入了昏迷,我則被牛車壓住了腳,虛弱的身體無法自行掙脫,只能用盡力氣,想辦法喚醒車伕。

        時間越過越久,我的身體也開始發冷,眼前的一切逐漸模糊,呼吸也變得困難。當痛苦散去,我張開眼睛,第一個卻看見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,我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照著原路,我回到那個沒有溫暖的家。雖然一直有哥哥的呵護,但那個地方參雜了太多黑暗以及暴力,家人是什麼?什麼是親情?

        與我有血緣關係的媽媽從未給我一絲溫暖,甚至連名字都不願意為我取。而與我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,卻為我付出了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 凡事以我為第一優先,為了保護我總是用得一身是傷,還要安撫生自己悶氣的我。

        月光灑落在門前,哥哥靠著窗框,似乎是睡著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「名為白的亡魂,你的陽壽已盡,隨我到冥界吧。」身後傳來女子的聲音,轉過身我看著她。她身穿全黑的和服,手裡拿著黑色的鐮刀,從瞳孔延伸出如血一般的紅色。

        「妳是?」

        「我是鬼使,負責將亡魂引渡至冥界。」她向我走近,接著說:「你已不屬於陽世,過多的執著會使你妖化。」

        妖化?執著?

        在與哥哥相遇之前,我不只一次想像死後的樣子。若是沒有遇見哥哥,我大概不會對於世界有任何的執著。

        但想起他為我做的一切,我該如何說走就走?

        「我不想離開。」看著那熟睡的臉,以及那皺起的眉頭,他該有多擔心我。

        「此刻的你只是亡魂,就算待在他身邊,他也無法看見你。更別說妖化之後,你會對他造成多大的危害。」鐮刀的刀刃抵在我的脖子之上,但她的聲音依舊沒有任何波動,「我是不會讓你留在陽界的,但我可以給你一個許願的機會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許願?」

        「對,任何願望都可以。但做為交換,要清除你的記憶……」她放下抵在脖子上的我鐮刀,走到我的面前,「以及由你繼任鬼使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我可以完成汝的願望。」

        這是我唯一可以替哥哥做的事,過去他總是遷就著我,從未活出自己。如今我已經死了,他也該逃出牢籠,走向屬於自己的未來。

        不同於我虛弱的身體,哥哥一定可以平安的成長,遇到一個溫婉的女人,組成幸福的家庭。

        未來就算沒有我的參與,哥哥也能獲得幸福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他,值得幸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張開雙眼,眼前是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 「你醒了嗎?」

        撐起身,我看向聲音的來源,一名女子雙手抱胸,面無表情的看著我。

        「妳是?我、我是?」我是誰?

        「我是鬼使。」她的聲音沒有任何波動,充滿了平靜卻讓我感到不安,「你是繼任我的鬼使,我與你達成協議,完成了你的願望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你的記憶已被閻魔大人消除,從今以後你叫做鬼使白。」

 

       FIN.

 

- - - - - -
《此情可待》- 鬼使黑x鬼使白 限定小說本 詳情https://goo.gl/zRzf6q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