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:林殊 x 蕭景琰

        時間設定: 梅嶺戰役之前,一切平和的七夕。

 

- - - - - - - - - - - 

        萬里無雲的夜空,星子聚集宛若河流。

        如此美麗的景象,也難怪會有這麽多關於七夕的傳說。

        抬頭看著美景,但一人卻難免有些寂寞。前幾年的七夕都下著雨,今年的好天氣實在難得。在這星空下獨酌,明明是一個人,卻彷彿聽見那人的聲音。

        「呦!自己一個人喝悶酒呢,有沒有這麽可憐啊!」

        「小殊?」看向聲音的來源,本以為是自己多心了,沒想到人就站在那,臉上滿是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 「看來你在想我啊?以為自己幻聽了吧?」他走到我身旁坐下,拿起酒就要往嘴裡倒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一手抓住酒壺,一手遞上杯子,「杯子在這,別直接往嘴裡倒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行。」接過杯子,他斟了一杯飲下後,又斟了第二杯,「啊!還是你這的酒好喝,打仗打了兩個多月,就等這一杯。」

        少來,是一壺吧。

        「先別急著喝酒。」我搶過酒壺,放在身側,「小殊,你怎麽會在這裡?不是明天才入城嗎?」

        「想你了唄,馬不停蹄的趕回來了。」放下杯子,他抬起頭看著星空,「前幾年都在下雨,這星空可真美呀,我都快要把這美景忘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林帥同意了?」擅自離開軍營,是違反軍規的。

        「這是當然。」他撥了撥頭髮,笑了起來,「我就不逗你了,剛剛我先去了趟皇宮,替我爹送密函給皇上,處理完就來找你啦。」

        聽完他的解釋,我終於鬆了一口氣,「今天是七夕,你沒去找霓凰?」

        「這都幾更了,我還能去找她嗎?」把手伸長,他拿起我放在身側的酒壺,又斟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 「也是。」遞上杯子,他便幫我斟滿。

        看著他的臉,每次打仗總要消瘦幾分。身上還穿著戰甲,並沒有外傷。

        「瞧你擔心的,我又不是第一次打仗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誰擔心你了,我只是想看你有沒有受傷,若是受傷了,我便可好好的嘲笑你一番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嘴硬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等等,都這麽晚了,你是怎麽進來的?」照理說,下人會先通報的,人怎麽就直接到了這?

        「這還不簡單,翻牆啊。」他說的理所當然。

        「翻牆?你就不怕被當成刺客?」大半夜的翻牆,真虧他想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 「這府裡上上下下,哪一個不認識我?」一口飲下杯子裡的酒,他接著說:「哪一個不知道咱倆的交情?誰還會把我當刺客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蠻橫。」

        一陣涼風吹過,園子裡的樹發出聲響,搭配著蟬鳴,就像音律般動聽。

        「景琰,我在回來的路上,經過一座女媧廟,聽當地的人說啊,那座廟可以求得良緣。」他邊說邊從戰甲裡掏出一條紅繩,紅繩編織的十分細緻。

        「你求什麽姻緣?不是有霓凰了嗎?」

        他看著我,嘆了口氣,「平常說你是頭牛,你還真的跟牛一樣傻呀?」

        「給你的,大笨牛。」他抓著我的手,將紅繩放在我的掌心,「你一直沒有找個對象,我就只好替你想辦法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當地的人說,只要把這紅繩戴在身上,等到姻緣來了,它便會消失不見,聽起來很厲害吧!」他又斟了一杯酒,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    看著手中的紅繩,說不高興倒不是,畢竟是小殊特別求來的,但要把這紅繩戴在身上,怎麽說都有些彆扭。

        戴也不是,不戴也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 收緊手指,手掌便感受到紅繩的紋路,總歸一句:「謝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不用謝了,你把它戴在手上,我就欣慰了。」他的眼睛泛起笑意,果然,一切沒這麽容易,「你單手不好戴,我來幫你吧!」

        語畢,他便單手抓住我的手腕,另一隻手將我的袖子往上推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自己來就行了,你喝你的酒!」

        「咱倆兄弟一場,我幫你戴也沒什麽,別推託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我自己戴就行了,你當心點!酒快被你弄……」話還來不及說完,酒壺便被他撞倒,灑了一亭子的酒。

        「這可不是我的問題啊,你乖乖戴上就不會這樣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我沒說不戴,是你硬要搶才會把酒弄翻。」

        看著他狼狽的樣子,頭髮說不上整齊,身上雖然沒有傷,但也難免有些髒汙。想來連林府都沒有回去,就趕來了這裡。看著、看著,火氣也消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 罷了,小殊不就是這樣的性格嗎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叫下人替你燒桶水,你好好整理一下吧。」站起身,我看了一眼星空,天上的星星依舊閃著亮光,能在此時相聚,倒也不錯。

        他跟著站起身,完全不客氣的說:「還有酒嗎?我沒喝夠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有啊,不就在地上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蕭景琰,有你這麽對客人的嗎?」

        「林小殊,有你這麽對主人的嗎?」

        「哈哈哈!」轉過身看著他,我倆相視而笑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等等,紅繩呢?」

        「不見了!」

 

          FIN.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