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:木兔光太郎 x 赤葦京治

        時間設定:漫畫89話後 (木兔的「那瞬間」說)

 

        夏日清晨,涼風徐徐吹來,規律的腳步聲在耳邊徘徊。

        訓練體能最簡單的方式莫過於慢跑,但在集訓途中早起晨跑,怎麼想都有點誇張。可身邊的人依舊神清氣爽,沒有絲毫疲累,究竟是自己的體力太弱,還是對方超越常人,似乎也沒有釐清的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 「木兔學長,時間差不多了。」距離早餐時間只剩二十分鐘,要是繼續跑下去,怕是要遲到了。雖然教練對於我們的自主訓練沒有意見,但要是影響到原訂時程,肯定是會生氣的。

        「今天的我已經超越昨天的自己了,昨天只跑到上個路口,今天卻到這了!」停下腳步,他抹去額頭上的汗,一臉滿意的接著說:「難怪我特別餓,等等要多吃一點。」

        跑得比昨天遠,是因為我們今天早了兩分鐘出發。

        這樣說大概會影響木兔學長的心情,還是放在心裡吧。

        「吃太多會影響訓練的,木兔學長忘記去年的慘況了嗎?」因為早餐太好吃而吃到撐,最後又在場中央全部吐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 「赤葦!這種事早該忘了!」

        「不,只要是目睹當下的人,一輩子都不會忘的。」我下意識的回話。

        看著木兔學長一臉又要鬧脾氣的表情,想必這話題不能再繼續了。

        而任何趨近於零的可能性,套用在木兔學長身上,就有無限的發展機會。既然話說出口已無法收回,那就轉移他的注意力,「木兔學長,如果要超越昨天的紀錄,應該是要看回到森然的時間才對吧?」

        「我可不會輸給昨天的自己,赤葦我們加快速度跑回去。」果不其然,木兔學長再度回到套路中,說完話便轉身照著原路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 若要問我怎麼形容木兔學長,我會說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一切都是套路,但總是峰迴路轉。

        彷彿依循著規律,卻又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套路千變萬化,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,哪怕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都足以掀起滔天巨浪,是最好懂也最難懂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 希望自己萬眾矚目,同時害怕被忽略。

        像是去年的平安夜,木兔學長就誤以為我收到了巧克力,直到我解釋自己只是幫忙轉交,他才得以釋懷。為了安撫他的情緒,我還特意買了巧克力給他,好讓他覺得自己沒被社團學弟搶去風采,也沒被世界遺忘。

        求好心切,卻常常求到反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 實例多到難以舉證,只要越急迫的想要得分,就越有可能失誤。心理狀態優良時,還可以自己撐著,下一球追回來就好。但若是心理狀態趨向負向時,發球全壘打、扣球沒過網輪番上陣也不足為奇。

        這些都可以列入「木兔學長的弱點」,而能夠與這些弱點抗衡的,或許就是他與生俱來的真誠。

        「關鍵在於,有沒有過『那瞬間』。」

        在別人看來,或許只是賽場上稍有亮點的一球,卻是木兔學長引以為傲,對排球的所有感性。沒有優美的修飾語,僅是平實的語言,就能打動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 同樣的問題,套用在我的身上,我該如何回答?

        屬於我的「那瞬間」是什麼?我又該怎麼整理、歸類

        氣溫逐漸升高,森然的校門也在不遠處。陽光照射在木兔學長的頭上,每一道細碎的反光,如同他在賽場上的閃亮。

 

        *

 

        夜晚總是寧靜,午後的一場雨讓氣溫降低了不少,舒適度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    木兔學長所說的那瞬間,還在我腦海裡重複播放。

        關於那場比賽,我也是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    打從賽前熱身開始,木兔學長就處於渴望展現自我的狀態。雖說這是他的個人特質,喜歡成為球場上閃耀的星星,對於吹捧毫無招架之力,但今天已經到了構成木兔學長弱點之九「求好心切無上限,失控表現也就無下限」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 比賽開始後,沒有絲毫意外。不管是發球全壘打,還是沒有看清攻擊路線的超強力扣球,一個都沒少。儘管問題層出不窮,木兔學長也沒有放棄進攻,比常見的消極模式,麻煩好幾倍。

        想起當時的狀況,還是讓人頭皮發麻。那顆直線球,並不是當天比賽的關鍵球,就只是主攻手發揮良好的一球。但也是木兔學長成功擺脫過去,長成全新羽翼的瞬間,更是解除梟谷隊內警報的象徵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就想怎麼這麼安靜,原來是木兔睡啦。」猿杙前輩邊擦著頭髮邊坐下,轉頭看著牆上的時鐘,「現在才九點,還真是乖寶寶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惦記著明天早上還要晨跑,洗完澡就躺下了。」然後五秒入睡。

        就像是幼稚園的小孩,玩起來比誰都野,但一斷電就毫無知覺。只要讓他睡飽,醒來又是不負盛名的猛禽類。
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小見前輩放下遊戲機,先是伸了個懶腰,隨後開口:「所以你明天還是要陪他慢跑?也太累了吧!」

        「嗯,如果毀約木兔學長怕是要鬧脾氣的。」如果當初沒說要陪他跑,大概情形會更麻煩,「想像成體能訓練就沒事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畢竟今天又撐過了一天,每天累積下來,好像也有點習慣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「赤葦,你真的很感人,木兔他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。」一隻手搭在我的肩上,猿杙前輩一臉真摯的說著,這樣反而讓人難以對答。
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小見前輩接著說:「處處配合他又可以在他需要的時候給他球,就算狀況不好也可以找到解決方案,讓他振作起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這些瞭解都是慢慢累積而來的,很多資訊不也是前輩你們告訴我的嗎?」如今可以掌握木兔學長的突發狀況,每個人都是功臣。

        關於我沒參與到的過往,那些細微的小事,對於木兔學長來說都至關重要。而他口中的那瞬間,正是起始於我不存在的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 若當天沒有前輩們的提醒,我不會知道對手的攔網給木兔學長這麼大的壓力,也不會知道他苦練直線球的原因,更沒辦法調整出讓他扣好直線球的契機。

        收回手臂,猿杙前輩看著我說:「但也只有你會全部放在心上,現在最瞭解木兔的是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不,木兔學長看待事情的認真程度,多在乎一件事或者一些想法,我可能還不夠明白。」因為場地的大小、觀眾的多寡、天氣的好壞等等,總有著層出不窮的理由,闡述他的獨一無二。

        「赤葦,我很佩服你的態度,但別把自己逼的太緊了。」一改方才還有些玩笑意味的言語,小見前輩接著說:「你不是木兔,不可能完全知道他在想什麼,每一分每一秒的狀態。」
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意識到場面過於嚴肅,猿杙前輩笑著接話:「是啊,這些就算是木兔自己也不知道吧,哈哈哈。」

        如果是別人聽了,可能會覺得猿杙前輩只是說笑的。

        而事實上,木兔學長確實常常搞不懂自己哪裡出了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 「比起勝利,赤葦你更重視木兔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 看著眼前的小見前輩,我忍不住皺起眉頭,這樣的說法該怎麽反駁?

        勝利當然是賽場上最重要的,但要說自己不重視木兔學長,還真是說不出口。即使會覺得麻煩,但只要木兔學長的狀態穩定,看著他在場上閃亮的模樣,似乎所有麻煩都可以逐漸淡化。

        「更貼切來說是『勝利條件』。」小見前輩一臉興奮的接著分析,「勝利條件一,木兔狀態良好;勝利條件二,團隊獲得勝利。只有達到以上兩點,才稱得上是赤葦眼中的勝利。」

        猿杙前輩沒有接話,但表情勝過了一切,彷彿在說著:「不用解釋了,就是小見說的那樣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明天還要早起,我先睡了。」知道不論自己再說什麼,前輩們都會堅持這套說法,我挪動位置慢慢躺下。

        兩位前輩壓低音量,繼續交談著。

        而我無心聆聽。

        閉上眼,腦海裡閃過木兔學長走出失落各種的模樣,一次又一次既簡單又盛大的宣告,他是梟谷的ACE。要在所有的畫面中,選擇一刻值得紀念的瞬間,我想我還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 關鍵在於,有沒有過「那瞬間」?

        有,是你在場上閃耀的每個當下。

       FIN.

        *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都在尋找勝利的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 面對不同的對手,一次又一次的墊球,只為了最後的光亮,「木兔學長!」

        球場的燈光與他的身影重疊,右手臂用力下扣,球穿越攔網,碰的一聲反彈而起。

        他就是我眼中最耀眼的光。

 

- - - - - 

《就你最特別》 黑月 /兔赤 / 侑北  多CP小說本 

  ↓ ↓ ↓ 

【詳情連結】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