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 宮侑 x 北信介

        時間設定:漫畫291話後 (烏野與稻荷崎之戰結束後)

 

        夜晚的東京正下著雪,雪不大但那人依舊撐起了傘漫步。

        看著他的背影,我忍不住邁開步伐,硬是鑽進那有些狹小的傘下,「北隊長,你要去哪裡?」

        「怎麼不去休息?今天應該累壞了吧,侑。」他眼神充滿平靜,語氣則依舊溫柔而堅定,「不會是想要偷溜出去玩,卻在旅館門口看見我,一時好奇才湊過來看看我是不是和你一樣?」

        為什麼這個人總是可以一臉平靜的說出可怕的話?

        而且還完全說中,「對不起。」

        只見他搖搖頭,臉上沒有更多的情緒,「你沒有真的偷溜出去,就不用道歉了,尤其我剛剛那樣說,你是更不敢輕舉妄動了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 語畢,他的嘴角微微上揚。

        「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呢,北隊長。」總是能輕易的看穿他人的想法,毫無遮掩的說出心裡的話。

        一開始,總誤會他是不是帶有惡意,不喜歡我和治這種總是超出常規,挑戰所有規定的性格。後來才知道,他只是就事論事,雖然對於我們兄弟倆挑戰極限的作為難以理解,卻也給予尊重。

        而那總是平淡的語氣,都夾帶著發自內心的關懷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只是想在附近走走,這是我第二次來到這裡。」他看著街道邊的雪,若有所思的說著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三年級,北隊長才正式被選為首發,能來到東京想必也是好不容易,「如果今天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「不是你們的問題,結果也不是一切。」他舉高了傘,發現有些吃力,便將傘交到我的手中,「有一天你會懂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北隊長有時候真像大人呢。」總是說著不要急,你以後就會懂。

        但我就活在現在,哪有心思去管未來?只要輸了,就是沒有下一場球賽。

        寒冷的雪夜,連吸進鼻腔的空氣都像是帶著刺,「但又不完全是大人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因為我說了不甘心?」真不愧是看透人心的北隊長,就連這樣也猜得到我意有所指。不像是某隊的二傳手,只因為我一句乖寶寶,就困惑了許久。

        雖然他後來也想通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可惡,這樣我不就幫到他了嗎?

 

         此篇非完整版 ,僅供部分試閱。

        超喜歡信介料事如神的XD


- - - - - 

《就你最特別》 黑月 /兔赤 / 侑北  多CP小說本 

  ↓ ↓ ↓ 

【詳情連結】
 

    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