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: 及川徹 & 影山飛雄

性質:萌萌小飛雄與及川壞學長(?)

時間設定:北川第一時期,小飛雄生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- - - - - 

 

       終於,下課鐘響起,所有人大聲的喊著:「謝謝老師。」

       一整天下來,沒有人專注在課本上,這是今年最後一個屬於新生的活動。

       就算已經習慣校園,依舊用著輕鬆的心態,度過每一天。這一天,就是特別閃耀,似乎一不小心就可以擁有幸運。

       但凡事總有例外,像是影山飛雄、影山飛雄還有影山飛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拿起書包,重量卻與以往不同,片刻的遲疑讓心情更加鬱悶。

       昨晚睡前整理書包,和往常一樣放進替換的體育服、運動用品,一切妥當也就安心地爬上床。不知過了多久,突然想起早在一個月前,就收到隔天排球部停止練習的通知。於是自己爬了起來,把用不到的東西,全都拿出來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書包也就空了,如同今日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聖誕晚會是北川第一每年年末的重頭戲,有吃到飽的各式食物,也有各社團的年末發表,更有期待值最高的全校性交換禮物。按照規定,一年級可以免費參加,二年級則是加收入場費,三年級?

       還是好好唸書吧。

       雖說是聖誕晚會,但活動時間也僅止於下午四點半到晚上七點。

       活動結束後天色都暗了,還不夠晚嗎?

       不知不覺,我又走到了體育館門口,學生會的學長姐們正在做最後的布置。

       一身制服的自己,卻意外的不顯突兀。明明是用來練習的場所,總要做好萬全的準備,才能踏入的地方。現在不需要運動鞋,也不用戴上護具,就連硬梆梆的制服,也不足以限制所有人。

       這裡,不該是這樣的。

       轉過身,我跨出腳步,想要逃離這變質的場所。

       腳步漸漸地加快,最後轉為奔跑。

       三年級結束了最後的大賽,雖然沒辦法贏過白鳥澤,卻也不遜色的拿下一局,更不用說最佳二傳手的獎項頒給了及川學長。

      但在頒獎典禮上,及川學長哭了。他的肩膀不斷顫抖,和同樣站在前排的岩泉學長,不知道說了什麼,最後還轉過身來指著我,「還有小飛雄!」

      「雖然我不知道今後你會選擇什麼樣的道路。但將來如果有比賽的機會,我一定會打敗你的!給我準備好了!」

      及川學長是非常厲害的前輩,在球場上總是能觀察出每個人的狀態,托球的動作沒有絲毫破綻,總是帶領著隊伍走向勝利。在練習時,總是維持著場內的氣氛;練習結束後,自主練習也從未馬虎。

       雖然有一段時間,及川學長曾經意外的失常。自己也因此獲得首次出場練習賽的機會,但那彷彿只是段插曲,偶然的、不經意的發生,最後結束。

       如此優秀的人,怎麼會對自己下戰帖?

       而自己又該如何成為,足以與對方相互抗衡的對手?

       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冷空氣灌入鼻腔,喉嚨傳來鐵鏽味,背在肩上的書包也隨風搖晃。

       我沒有停下腳步,跑向操場。前方是陽光灑落的模樣,而我眼前卻浮現及川學長用袖子擦乾淚水,和其他正選成員走向前領獎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書包不知何時被我丟在地上,操場上依舊充斥著吵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我,想要變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「及川學長,你就來參加嘛!」

       「學長你參加的話,一定有很多學妹會很開心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可是我都三年級了,這樣不好吧。」時間總在不知不覺中流逝,當年還是一年級新生,現在已經是三年級準考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看著周圍可愛的學妹們,我還是順著她們走到體育館。館外正在排隊入場,每個人遞上自己準備的禮物,滿心期待的蓋上手章。

       有多久沒進到體育館了?自從三年級集體引退至今,過了多久?

       人潮不間斷的集中,體育館原來也可以這麼熱鬧。

       平常只是運動社團共同使用,訓練的模式也千篇一律,每個人都只是為了變強,最後擔任正選,在校外贏得比賽。

       但結束了,這三年已經畫下句點了。

       雖然拿到了最佳二傳手,美其名北川第一也是縣內第二,但我們還是輸了。

       「好不好嘛,及川學長!畢業前就完成我們的願望吧,你真該看看我們把體育館佈置的多熱鬧。」外套的袖子傳來拉扯,學妹們依舊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看看體育館嗎?

       裡頭沒有教練更沒有隊友,一切努力與信念沒有輕易消散,但也不該是現在的模樣,這不是屬於我的地方。

       搖搖頭,我小心地掙脫學妹的手,「聖誕晚會怎麼可以沒有準備禮物呢?我今天什麼都沒準備,書包裡頂多就是毛巾、護具、體育服,實在沒辦法參加。」

      「沒關係的,學長我們不在意這些!」

       「對啊!對啊!」

       「乖!」伸出手,我隨意輕拍其中一位學妹的肩,「這是身為準考生的責任,我就不參加了,妳們替我好好玩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這番話馬上起了作用,原本還在吵鬧不休的學妹們,一個個安靜下來,離情依依的揮著手,「及川學長要加油喔!」

       笑著點頭,我揮動著右手,視線卻忍不住停留。

       「再見。」初中的三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拖著腳步,我離開了操場。撿起被丟在地上的書包,正想拿出毛巾,才想起自己什麼都沒帶。空蕩蕩的書包裡,只有手機的訊息提示燈是亮的。

       是媽媽傳來的訊息,內容想必是提醒自己回家的路上,要順便幫忙買東西。按下按鍵,訊息便顯示在螢幕上,「飛雄,要記得拿收據去領蛋糕喔!」

       對!就是蛋糕,今天早上出門前媽媽才交代過的。

       收據,我記得是放在書包的第一層。

       第一層?第一層是空的!

       翻找著書包,方才所有鬱悶的情緒都轉換成緊張。就算今天自己是壽星,把收據用丟了,等同於把蛋糕丟了,媽媽怎麼會不生氣。

       書包裡東西不多,翻找之下沒有就是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該不會,是跑步時掉的吧?

       張望著四周,都沒有收據的影子。背上書包,我順著方才跑向操場的路線,仔細尋找著。

       過了放學的尖峰時段,在校園裡走動的人並不多,但大家都朝著同樣的方向前進。體育館外早已排滿了人潮,體育館內撥放的音樂,讓所有人都為之興奮。而眼前揮著手的背影,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,「及川學長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小飛雄?」他轉過身,臉上充滿驚訝,卻在下一秒揚起笑容,「沒想到只為排球痴迷的小飛雄,也對聖誕晚會有興趣啊!」

       「不,不是的,我只是在找東西。」沒忘記自己此刻的處境,我低下頭,看了看四周,依舊沒有收據出現。

       「你找過身上所有地方了嗎?」將手插進口袋,及川學長歪著頭,臉上寫滿不耐煩,「你是不是忘了,之前也做過類似的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類似……的事?」不懂他指的是哪件事,我抬頭看著他。

       「褲子口袋。」

       我怎麼可能放在口袋裡,出門前明明是放在書包的。心裡抱怨歸抱怨,我還是將手伸進褲子口袋。

       左手隨即觸碰到薄薄的紙張,我驚訝的抽出左手,「在這!」

       收據上有些水氣,應該是剛剛流的汗透過了口袋。穿著制服跑步,不只肢體僵硬,還意外的悶熱。

       「該說小飛雄你可愛嗎?同樣的戲碼,在排球部我可是看了好幾次。」他邊說邊從包包拿出毛巾,丟在我頭上,「為了這張收據是跑了多久啊?整個人像是去游泳了一樣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我……。」將收據收進書包裡層,我抓著毛巾的兩端,「及川學長!可不可以聽我說句話?」

       「不可以。」像是直覺反射,他開口拒絕。

       沒有多餘的解釋,他邁開步伐,朝校門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  「及川學長你說的,是真的嗎?」眼看就要擦肩而過,我忍不住抓住他的衣角,「為什麼說要打敗我?現在的我還比不上你,為什麼要這麼說?」

       停下腳步,他沒有撥開我的手,但視線卻停留在遠方,「如果你是這樣想的,當然一輩子都比不上我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現在當然比不上。」鬆開手,我往後退了一步,「但我想變強,想要變成足以和及川學長一較高下的二傳手。」

      「既然知道自己想要什麼,那又何必來問我?」

       「可是我想要和你一樣!」

       抬起頭,原本披在頭上的毛巾向後滑落,正要墜落的同時,及川學長抓住了毛巾的兩端,將它掛在我的肩上,「把體能練好,最有效的就是長跑。讓身體素質更優秀,多喝點牛奶,把個子養高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想和我一樣可沒這麼簡單,小飛雄。」語畢,他再度走向校門。

       看著他的背影,就像那天領獎時一樣,沒有絲毫的猶豫、困頓,接受的僅是榮耀。那比自己高了許多的身影,就和往常一樣可靠。

       跑向他的身旁,我說:「我們一起走吧,及川學長。」

       「我才不要!而且你家和我家不是反方向嗎?」往旁邊跨了一大步,他面露兇惡,還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   我先是拿起毛巾擦去額頭上的汗,再拍了拍書包,「我要去商店街拿蛋糕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蛋糕?」

       「嗯,今天是我生日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我才不會對你說生日快樂呢,笨蛋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嗯。」

       「可惡,你倒是失望一點啊!」他抽起我掛在肩上的毛巾,蓋在我頭上用力的揉著。當我以為他要繼續施暴的同時,他卻鬆開手說:「你背後都濕透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退了一步,我用右手輕拉貼在背後的襯衫。雖然裡面已經多穿了一件T恤,但汗水還是透過了T恤,讓整件制服濕了一半。

      「拿去換上。」及川學長遞出體育服,接著說:「快去,我在這等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謝謝,我洗乾淨以後會還給你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不用了,就當作是我送的生日禮物吧。」

FIN.

 

       「誰會乖乖在原地等你啊,笨蛋。」走在商店街上,及川徹一臉壞笑的說著。

 

 
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

【HQ】2017 小說企劃 《聚離》- 及岩 / 牛及 / 及影 詳情https://goo.gl/U9Q9tB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