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 黑尾鐵朗 x 月島螢

        時間設定:漫畫107話前後 (第一次宮城縣代表預選賽結束後 )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最近,月島的手機是不是壞了啊?」用毛巾擦去臉上的汗水,日向翔陽一臉認真的問。

        山口忠,身為月島的粉絲後援會會長,理所應當的站出來回答:「沒有啊,今天訓練開始前我還看到小月接電話呢,說是明光哥打來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可是他最近常常在看手機,只要有時間就拿起來看,明明沒有動作,表情卻非常可怕。」用手遮著嘴巴,日向壓低音量,邊說邊觀察著正在喝水的隊友,還不忘補充,「比前陣子回覆訊息的時候還要可怕!」

        沒有馬上接話回答,山口忠陷入了沉思,思考著近期月島的種種行為。

        如日向所說,這陣子小月的狀態確實有些反常,還有些負向。有時明明只是拿出手機,就散發出不悅的氣息。

        「會不會是在等什麼訊息或電話?」雖然鮮少過度猜測月島的行為,但面對日向的質疑與自己的觀察,這點就有些明顯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「月島在等電話?真不像他會做的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確實有點不像小月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「不像什麼?你們真的以為自己講話很小聲嗎?」本來還想裝作沒聽見,但絲毫沒有節制的猜測言論,還是讓月島螢忍不住開口制止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就只是覺得好奇,也沒有多說什麼,還是被我猜中了?」

        笨蛋終究是笨蛋,這種時候不就該閉嘴嗎?

        「無可奉告。」語畢,月島螢投以再問我就按你的腹瀉穴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 日向翔陽,護著自已的頭頂,不敢妄然開口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距離上次集訓已經過了快兩個月,我們告別炎熱的夏日,迎來日夜溫差大的秋季。雖然在東京只有短暫停留,也能感受到季節的變化。

        因為時間有限,這次練習賽時間安排的非常緊密,等到所有賽程結束,已是晚餐時間,而自主訓練正接續在後。

        和暑假相同的三對三模式,就這樣理所當然的延續。明明相聚的時間不多,卻也養成了一起訓練的默契。就算曾經想要落跑,最後還是無法拒絕,不難想像當初木兔學長為什麼會這麼驚訝了。

        雖然他的反應有些誇張。

        不像某人,總是帶著笑容觀望全場,好似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進行。

        就是如此,才難以定義。

        自主練習的句點依舊是各隊經理的催促,伴隨著笨蛋們擔心吃不到飯的恐懼加快收操速度,並將場地恢復原狀。

        穿起外套,我走出體育館。

        雖說沒什麼胃口,但如果沒去食堂吃飯,恐怕不只自家隊長會嚴厲斥責,還會有其他人越界關心。

        「嘿嘿,小月!」,還來不及做出反應,肩上就傳來重量,「你一定要贏過牛若順利晉級啊!」

        「為什麼……?」

        一臉胸有成竹,木兔學長臉不紅氣不喘的發表言論:「因為我現在完勝小月你,如果你完勝牛若,不就代表我完全碾壓過牛若了嗎?」

        「不好意思,完全不懂你想表達什麼。」

        看了一眼跟在木兔學長身後,與我異口同聲的赤葦,真是辛苦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「然後我就是最強的了,嘿嘿嘿!」絲毫沒有發現我們的吐槽,木兔學長興奮的邊走邊說。身後的赤葦擺了道歉的手勢,一臉無奈。

        「說得簡單。」總覺得現在更累了,真想快點吃完飯早點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 涼風陣陣,我不自覺的將手插進外套口袋,手指觸碰到冰涼的手機,彷彿在提醒我這幾日的所有反常。練習時間自然是不能使用手機,但在休息的空檔拿出手機,大概是稀鬆平常的。

        只是,過去自己從未如此。手機多半在訓練前就放進書包,和大家的私人物品一同鎖在社團活動室,既安全又不用擔心摔到碰到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日向與山口的猜測使我感到煩躁,但或許就是太接近事實才讓人反彈。不自覺的等待,未免也太蠢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――    ――

        手機的震動聲將我的思緒拉回,拿出持續震動的手機,螢幕上顯示著好幾日未見的名字「黑尾 鐵朗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此篇非完整版 ,僅供部分試閱。

        就等你打電話!


- - - - - 

《就你最特別》 黑月 /兔赤 / 侑北  多CP小說本 

  ↓ ↓ ↓ 

【詳情連結】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珮pei 的頭像
珮pei

捏捏臉的自耕時代

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