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: 李玟爀 x 柳基現

 

─ ─ ─ ─ ─ ─

 

        人有失足,馬有亂蹄。

        對於自己在與李玟爀初識時,就許下「要一起出道」的承諾,這句俗諺便是最好的注解。簡單來說,就是失誤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當時知道李玟爀的真面目,自己一定不會主動找他搭話的。

        可惜,沒有如果。

        寒冷的冬季,白靄靄的大地。若是在室內欣賞一切,想必是美麗又浪漫的。偏偏今天是拍攝綜藝的日子,早在出發前就被告知大部分的時間會在戶外。        當然,如果是為了追求畫面完整及綜藝張力,這是可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    但某位白目成員的惡意針對,就遠遠超出自己的壓力忍受範圍了。

        雖然知道只是玩笑,但那人的玩笑總能讓自己瞬間發火。

        結束了與奶奶們同樂的時間,好不容易有休息的空檔。讓自己一整天都處於情緒敏感狀態的罪魁禍首,正在成員間打轉且說個不停,一個接著一個,只希望自己不在他的聊天狩獵範圍內。

        只要再一些清靜的時間,自己就能恢復到原本的狀態。

        室內的溫度自然是溫暖,周遭的嘈雜在迷茫間逐漸放大,最後轉為沉默。

 

      眼前是在練習室的自己,對著鏡子確認跳舞時手臂舉起的角度。身邊還有其他練習生,大家都不厭其煩的重複著相同的動作。

      突然之間,那雙如寶石般的雙眼無限放大,最後用深沉的黑將自己吞噬。

      是水珠懸掛在眼眶,是緊張刷白了色彩。

      在鏡子後,如分身的身影與他背對背。

      是憂愁籠罩著他,卻不允許他開口。

      「您好,我是李玟爀。」這是他今天唯一說的話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滴——答——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滴答——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是水珠不斷滴下。

      原本明亮的燈光逐漸轉暗,那人直勾勾的看著自己。

      他的身體早已濕透,卻始終安靜。

      打破沉默的,是球鞋與地板摩擦的聲音。自己就這樣走向他,腳尖與他的腳尖差點就要碰在一起。理所當然的靠近,以初次見面來說,過近的距離。

      右手搭上他的肩,室內再度轉亮。

      他仰起頭,一臉不解的看著自己。

      「李玟爀,我們一起出道吧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突如其來的夢境就像是盆冷水,潑在自己臉上。

        從夢中清醒,也持續迷茫。

        到底為什麽會夢到李玟爀啊?今天最討人厭的就是他!

        想起那人剛剛還在各別騷擾成員,但此刻放眼望去又沒看見他。更別說他彷彿麻雀般的說話方式,只要他還在說話,就能知道他確切的蹤跡。

        最後,才發現他就在自己身旁,仰著臉閉上雙眼,平穩的氣息宛若寧靜。

        簡直就是三歲小孩,毫無節制的放電搗蛋,總讓人氣到想要把他抓起來打一頓。完全放電後,不負責任的斷電昏迷,安靜的樣子還有些善良可愛。

        忍不住用食指戳一下他的額頭,只見他皺眉扁嘴一臉委屈,但過了幾秒又恢復原狀,繼續沉浸於夢鄉。

        近日的行程塞滿生活,大家都處於疲憊的狀態,每到休息時間,就算是淺眠的自己與昌均也能靠著牆睡著。

        缺乏休息的副作用,便是難以掩飾的疲憊,總會不小心在鏡頭前顯現。

        但李玟爀不一樣,哪怕他累到極點,還是能撐起笑顏帶動氣氛。

        就像是太陽般溫暖開朗,替所有人注入活力。

        果然是自己太敏感了吧,那些針對與玩笑都是為了讓節目更為有趣,同時也帶動現場的拍攝氣氛。

        初識之時,他還無法展現出原有的模樣,雖然努力露出笑容和所有練習生打招呼,卻散始終發著不安與緊張。大概連他自己也沒發現,那笑容有多悲傷,多讓人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 那是不相信世界的自我否定,否定所有希望,卻還是想要走在通往夢想的道路上。因為除了實現夢想,就再也沒有其他嚮往。

        自己也曾像那時的他一樣,深陷泥沼懷抱著微弱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從他身上看見了自己的影子,才想要多給他一點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 只是沒想到自己脫口而出的,不是「辛苦了」也不是「加油」,是「一起出道吧」的承諾。

        後悔說出這句話嗎?

        偶爾吧,當李玟爀白目到讓人難以忍受的時候。

        只是無論再過多少次,當時的自己都會對他說出一樣的話吧。

        「唔……。」一旁的李玟爀突然發出聲音,讓自己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 下一秒,他失去原先的平衡,整個人往右倒,頭就這樣硬生生的撞在我的肩上。他睜開雙眼,勉強的撐起身,看著我開口:「要開始錄製了嗎?」

        「還沒。」雖然看起來再過五到十分鐘就要開始錄製了,但這點空檔對想睡的人來說也夠珍貴的。

        像是獲得希望,李玟爀一臉滿足的抱住我的手臂,「基現吶,借我靠一下吧,剛剛脖子差點就斷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我拍了一下他的手背,讓他安分些,「不要抓這麼緊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還是基現尼最好了。」他露出足以蠱惑大眾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 「你今天可是說了我不少壞話呢,小姑。」可惜我不是大眾,早識破這種表面的言語技倆。

        「那是小姑和二媳婦的恩怨,不是我們。」他一句話就把白天的所有恩怨總結,還不忘奶聲奶氣的說:「不要生氣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睡你的覺。」這傢伙太噁心,我受不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

 

        柳基現一向淺眠,在拍攝中的短暫休息時間,多半都是醒著的。

        而現在他卻緊閉雙眼皺著眉,睡著了。

        連睡著了也不安穩,這人壓力到底是有多大?

        我蹲在他身旁,想起今天一早抽完籤,他同意與我交換角色時說的話:「該不會等等我就會後悔吧?」

        現在,大概是真的後悔了。

        後悔在初識時,就許下要和我一起出道的承諾。

        沒想到當時看來遙遠又不確定的承諾,已是此刻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 我邊側過身靠著牆慢慢坐下,邊觀察他臉的的表情,還好他睡得非常熟,並沒有被吵醒的跡象。坐在他的身旁才發現這個角度正好能看見所有人,但如果有意迴避大家,也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    看來今天的刻意針對,已經達到他需要自我調適的標準。

        雖然估計等等冷靜下來,他就能回到原本的狀態,但自己心裡還是有一點抱歉。不多不少,就一點。

        自己也非常喜歡這樣的角度,透徹一切也方便逃避。

        初識那日,自己也是在同樣的角度,看著柳基現。或許他從未發現,但從自己進到練習室開始,就一直注意著充滿自信又認真的他。

        邊用穩定的歌聲唱著歌,邊做好每一個動作。

        自己則與他完全相反,經過上一家經紀公司的倒閉,以及四處碰壁的面試生活。因為不知道未來在哪,醉生夢死的麻醉自己,已有好一段時間沒有練習了。    這一次來到星船,看似獲得新的機會,但其實是最後一絲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 失敗了,便是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    在更該努力的時刻,自己卻使不上力。彷彿陷入泥沼,沒有逃脫的立氣。

        而拯救自己的,正是柳基現的一句話。

        「李玟爀,我們一起出道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 初次見面的第七個小時,他對自己說的第二句話。

        他就站在我面前,眼神充滿真誠,並彎起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 似乎是預料到我的驚訝,他沒有接著說話,就只是在我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 我們隔著兩個手掌的距離,就像現在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一起走到最後吧,柳基現。」

        無論初識還是現在,我說。

 

 

END

 

 

 

    珮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